欢迎来到新宇小说网!!!
新宇小说网
首页 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女频频道 临时书架

修士记 第一千两百零六章 方渐出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一千两百零六章方渐出事

    他是边走边叹息,就不能让我猜错一次么?

    他一早知道瑞元会来,既然金大那家伙放话要并派,当然不会只是说说而已,定然派手下来找瑞元商议此事。而对于瑞元来说,两派合并,怎么算都是件大事,不会擅自做主,自然要来询问张怕的意见。

    片刻后,张怕到达山下,瑞元先是恭敬见礼,然后问出第一个问题:“师叔能不能搬回主峰,你住在这里,每次有事情找你都很麻烦。”

    张怕毫不负责的把鼻孔朝天仰起,懒懒说道:“我管你麻烦不麻烦?”

    瑞元只好说起第二件事:“金家有十八使者登门拜山,说是要举族归于天雷山门下,弟子觉得事情太过重大,所以赶来询问师叔,不知能否让他们并入天雷山?”

    张怕把鼻孔低下来,白他一眼说道:“你早有决定,还来问我干嘛?”

    瑞元确实早有决定,他这个掌门当的很尽责,全身心投入到门派之中,一心求得更大发展。若是能得到金家举族并入,不但能消除此时外界对天雷山的不良印象,且能将门派实力提升好几个档次,一跃成为天下最大的门派,没有之一,天下最强门派的排名将只剩下他们这一个强大到没边没沿的天雷山。

    身为一派之主,瑞元对金大的提议十分动心,只是心下有疑虑,搞不清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金家会举族来投门?故来此问张怕要答案。

    现下听到张怕毫不负责的回话,瑞元恭敬说道:“事关重大,弟子的想法并不重要,还请师叔明示。”

    张怕当然不会揽上这件事情,当下转身就走,随口说道:“爱找谁商议就找谁商议去,别来问我。”他想偷懒,瑞元岂能让他轻易溜走,身影一闪,绕到张怕身前,恭敬肃立,沉声问道:“是否允许他们并派,弟子可以和众师弟好好商议,但是还请师叔释疑,金家如此强大,为何会甘愿并入天雷山门下,只求成立一处分堂?”

    张怕淡声道:“去问金家人,别因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来烦我。”说完话,身影消失不见,只剩下瑞元轻声叹气,这个师叔怎么从来就没有正经时候?想了想,只好转身回去主峰,打算多从金家人嘴里探探口风,弄明白发生什么事情。

    他这面往回走,半路遇见张天放,张天放冲他喊道:“那个混蛋在山上不?”在天雷山上,能让张天放称为混蛋的只有张怕一人,而敢于称呼张怕是混蛋的也只有张天放一人,所以一听到混蛋二字,瑞元就知道张天放问的是谁,便笑着回话:“师叔在山上。”

    天放随口应一声,身形已经来到雪山派主峰山下。他虽然敢叫张怕是混蛋,却不敢乱闯雪山派山门,实在是丫头们比他还野蛮疯狂。张天放又不能真的揍丫头们一顿,只好老实遵守娘子军们的规矩。

    他停在山下,扯脖子大喊:“张怕,你给我滚下来。”声音大的像雷鸣,惊起林间飞鸟无数,扑棱棱飞向苍茫天际,在空中留下一片黑点。

    张怕刚回到屋中,才想躺下,下面张天放就来叫魂,让他这个无奈,谁又惹到这个白痴,让他来找我麻烦?意念一动,身影已经立在张天放面前。他也不想这么快出来,实在是不想再听见这个混蛋没大没小的喝骂自己。

    张天放刚要喊第二声,一抬眼,张怕已经出现眼前,冰冷说道:“挺快啊。”“废话,不快的话,又要被你骂一次。”张怕没好气回道。张天放依旧以冰冷语气说道:“那是你活该。”张怕以更冷的语气回话道:“你才活该,说吧,又什么屁事?”

    “你才屁事”张天放大怒道:“方渐走火入魔了。”

    “什么?”张怕面色一变,神识外放,跟着身形一动,已经来到方渐的居室中。此时屋中坐着不空,正全神全力祭出步步生莲法宝,方渐面色惨白端坐其上,皮肤下的血管和肌肉在不停跳动,好象有虫子在其中游走一样。而在其皮肤表面,不时有血珠不停外渗。

    张怕赶忙放出自己的莲花佛宝,以柔和力量裹住方渐,将他小心移到莲花佛宝上,跟着佛意一动,莲花宝座向外探出许多洁白花瓣,层层叠叠的裹住方渐。

    这时候,张天放赶回来,小声问道:“怎么样?”张怕没好气看他一眼说道:“瞎咋呼什么?你才走火入魔”张天放觉得很委屈,小声辩道:“那家伙脸上都流血了,皮肤好象要爆裂了一样,还不是走火入魔?”

    “我入你个脑袋,出去说。”张怕抢先走出方渐居室,张天放跟着出来,再次问道:“方渐没事吧?”张怕摇头道:“没事,以后别瞎咋呼。”

    在他俩身后走出不空,冲张怕说道:“有施主的佛宝护体,方施主应该能平安度过此劫。”张怕摇头道:“别总施主施主的,咱认识好几百年,你总这么叫,烦不烦啊?我施舍你什么了?”在他说话的同时,张天放问道:“什么劫?严不严重?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怕说道:“没什么大事,咱家方渐要突破进阶了。”

    经过无数年苦熬,方渐已经是元婴高阶修为,身为第一天才,不敢说是天下第一天才也差不多了,于修行一途确实有天分,再加上认识张怕这么个怪物,用很少时间修炼却能迷糊着飞升到神界,让方渐心里产生许多想法,最突出的表现是除了不平衡就是巨大压力。

    方渐的压力来源于自己,从认识张怕开始,就一直在接受张怕的好意,而张怕又比自己强横,他想要报答都没有机会

    那时的张怕很弱小,甘愿为他而得罪宋国三大门派中最强大的清门,去哪里都带着他,还给他法宝丹药,可以说只要是张怕有的,除了冰晶等那些寄身于内的奇宝,别的各类物品,张怕是惟恐他不要,能给的尽量都给。更在其后,为了他一人,怒攻清门,折腾的宋国修真者一阵大乱。

    简单点说,就是张怕于他有恩,却从没问他索取半点东西。有句话是大恩即是大仇,方渐住在天雷山,整天都接受张怕的好意,可是无论天雷山发生什么事情,他都是帮不上忙,而张怕又一直比他厉害,重重压力之下,加上方渐打小就饱受各种欺凌,内心极其敏感脆弱,所以更会感觉到那股无比强大的压力。

    而就在这种巨大压力之下,方渐终于要突破了,终于要成为元婴顶级修士,距离所谓的化神期修士不过是一线之遥,足见方渐的天分有多高。

    方渐聪明,敏感,这一辈子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和张怕等三人一起坐着马车在江湖上风雨飘摇的那段日子。而从那之后,张怕越来越厉害,再聪明再努力的方渐也是追赶不上,天长日久下来,心中便慢慢产生一种隔阂。

    张怕也聪明,十分清楚方渐在想什么,所以从来不去刺激他,随便方渐做什么,他统统不干预,无论其是非对错,只要方渐做出决定,张怕肯定全力支持。包括这次回山,成神的张怕轻易觉察到方渐的心绪波动,知道他总会想很多事情。

    只是有个问题,张怕知道却不能说,若是说出来只能更加刺激方渐。也是因为方渐实在聪明,为避免让他看出自己已经知道他很敏感,方渐刻意收敛神识,在不必要的情况下绝对不以神识扫查别人情况,就是怕被方渐知道自己在关心他。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张怕才会不知道方渐正在突破进阶的难关上。

    现在方渐要修成顶阶高手,最高兴的就是张怕。方渐太敏感,很在意自己面子,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面子是自己争取的,而不是别人给的。所以方渐一直在努力给自己争面子,他不惹事不多言不喜欢玩耍不愿意偷懒,生命中的大多时间都用来修炼,为的就是能够扬眉吐气一次,光明正大站在天雷山众人面前说道:“凭自己,我也能够”

    而这些,那个没心没肺的张天放是绝对不会懂得,或者是懂了,也会轻易将之遗忘,他想要的只是玩和乐。而小和尚不空则是一心修佛,完全不在意这些虚名。四人之中,除去方渐自己以外,只有张怕会明白他的想法。

    听张怕如此说,张天放不解问道:“不就是突破么?谁还没突过?搞的这么吓人?”遭到张怕无情鄙视:“忘记你突破的时候?不过是小小的元婴修为,就闹的鬼哭狼嚎,折腾了一年多?你是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痛?要不要再痛一次?再忍受一次?”

    虽然说张天放很擅长好了伤疤忘了痛,可是那次进阶的历程实在太痛许多年过去,依然记忆犹新,当下赶忙摇头:“能活着就不错,谁没事吃多了瞎突破?”跟着又邀功道:“这次要感谢我要不是因为好久没见过这个傻蛋,来找他玩,搞不好他能突破死。”。

    更多到,地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