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宇小说网!!!
新宇小说网
首页 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女频频道 临时书架

封印之书·镜之门 尾幕 来吧,下一出戏的主角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镜子将告诉你噩梦如何消逝,

    沙漏怎样一秒秒穿透光芒;

    这白纸所要记录的心迹,

    教你细细体味最后的衷肠。

    那眩目刺破一切的反光,

    指引不寻常的旅程起航;

    谁说铜、石、或大地、或无边的还,

    没有不屈服于那阴惨的无常,

    哦,骇人的思想!

    时光的珍饰,怎能够不被收紧时光的宝箱?

    看,记忆所不能保留的全部,

    交给这张白纸,你将重新认识心灵的本相。

    看吧,总有奇迹的力量,

    让爱在翰墨里永久放光芒。

    半年后

    倾斜的阳光,和半年前一样,从树杈间筛落一地碎金。它们漂浮在满地的落叶上,酿成四季中最熟的蜜色。柯林的学生们,三三两两地走在这浮光跃金的校园小道,迎接着寒冷冬日到临前,难得的秋日暖阳。

    可是,在这样的日子里,还是有着孤寂的人。

    柯林的礼堂,和半年前一样。中央天花板上的舞台大灯,射出灿烂的橘色光芒,穿越一层层的幕布,在舞台上画出黄昏下的涟涟湖波。有一条曾经的人鱼公主,放弃了自己美好的声音,喝下巫婆的魔药,把鱼尾化成了纤长的双腿。在这温暖的湖水中,她单足点地,伸长了手臂,一圈又一圈地旋舞。

    再也回不到过去,再也不能和自己的人鱼姐妹齐聚,从此欢声笑语,就连倾心恋慕的王子也……

    人鱼公主失去了一切,成为了大海表面虚无的泡沫。

    没有音乐的伴奏,林诗琪仰面望向光华四射的天花板,又会想起来半年前的那天,就在这个舞台上,用芭蕾舞向自己挑战的那个女孩。

    完全不被自己精湛的舞技吓倒,那个女孩用真正发自内心的热情,跳出了自己从未见过的,有“灵魂”的舞蹈。

    现在再回忆起这一切,林诗琪的脑海中已经没有了失败者的怨恨,相反地,她仰起头,幸福地微笑。在天花板灿烂的光晕中,半年前夏雨溪告别时的脸庞仿佛就在昨天。

    群星闪烁的夜晚,随着一道紫色的光芒划过天际,魔镜的事情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落下了尘埃。

    林诗琪从昏迷中清醒,学校里被镜子蛊惑过的人也恢复了常色。

    柯林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除了一件事……

    在一家小咖啡店里,林诗琪惊讶地看着对面的夏雨溪,再三地问着:“你真的决定了吗?”

    “嗯!”夏雨溪用力点了点头,咬牙切齿地拿出一张照片,忿忿地说:“我绝对不会原谅那个家伙的!我已经等这天很久很久了!”

    照片下,张扬的黑发下,眼睛发射着自信的神采,优雅的身姿斜斜站立,仿佛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傲慢的气息。

    照片的下脚,被人用红色的水彩笔重重涂着几个刺眼的字:我最讨厌的人!

    那时的夏雨溪,虽然说着逞强的话,但看向照片中的人时,语气中还是藏不了的温柔。

    没错,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除了岩晴。他失去所有与夏雨溪相关的记忆,跟她变成了陌路人。

    忘记了夏雨溪的岩晴,没有了留在柯林的必要,不久之后他就转学去了更好的学校。

    这本来只是一个遗憾,可林诗琪怎么也没想到,夏雨溪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决心,追着岩晴转学去了同一所学校、以后,他们的故事该会有什么样的续写呢?

    希望她能得到幸福吧。

    林诗琪回忆起那时候夏雨溪坚定的脸,弯了弯唇角,在心里默默为她祈祷。

    这是,寂静的礼堂里,忽然飘散出一段悠扬的乐音。

    林诗琪诧异地转头一看,在大开的大门里,透出外界雪白的光线,有一个人影被那朦胧的白光笼罩,优雅地靠在门口的墙边,拉奏着小提琴。宛如象牙雕就的,纤长笔直的手指,在六根琴弦上优雅地滑动,棕色的前发,挟带着旋律的风微微晃动。

    而那对琥珀色的眼睛,时而被浓密的睫毛掩映,时而又澄澈深情地看着某个地方,就好像慢慢拨开云雾的太阳,一点一点地,散发出温暖人心的光芒。

    安沐泽?

    林诗琪的心小小地跃动了下,默默地看着这个曾经让自己不惜牺牲一切去争取的男生。

    似乎是为这样精湛的小提琴演奏而陶醉,林诗琪不知不觉地步下舞台,一边慢慢靠近他……

    “安沐泽……你说雨溪她现在在干什么?”

    “一定是在陌生的土地上,跟看不顺眼的人大干一场吧。她无论在哪里,遇到什么情况,都是那种直爽活泼的性格呢。”

    “你说,岩晴能想起她来吗?”

    “能想起来又怎么样?不能想起来又怎么样?而且,对真正相爱的人而言,即使忘记了从前的一切,也可以再从头建立新的属于两人的记忆啊。”

    “你不难过吗?雨溪还是追逐着他,去了那么遥远的地方啊。真是不容易……”

    “……”

    汽车站台边,安沐泽把小提琴盒洒脱地换到另一边肩上,心无芥蒂地笑了。

    “其实,我也该试着从头建立新的记忆了。”

    新的一年又来临了!

    即使是在和柯林相隔遥远的永和学园,也同样洋溢着节日的气氛。

    道路两旁的梧桐树,虽然早已经掉光了树叶,但又被人们用金色的小灯串妆点起来,天色下来是就会一闪一闪,亮起圣洁的光芒。

    校园广播中传来了主持人兴奋的声音:“各位永和的青春少女们,找到圣诞舞会中的护花使者了吗?!一年一度的告白日,千万不可错过哦!放开胸怀,大胆地向你心中的他开口吧!相信奇迹,一定会在你们中间降临!”

    听着这热情洋溢的鼓动,走在校园小路上的一个留着俏丽短发的女孩却猛地停住脚步,咬牙切齿地抬起头,额角上突突地挑起一个井字,她的拳头也慢慢握紧,再一点点,一点点,颤抖着举起。

    “什么奇迹?!什么降临?!骗人!我明明有大胆地告白啊!可是只得到一句‘我不认识你’……可恶!校园广播都是骗人的!不过,最可恶的还是那个大混蛋岩晴……!!!!!”

    心头的怒火猛地窜上三尺高,夏雨溪提起一脚,把路边那个看不顺眼的垃圾桶踢得滚了好几圈,里面的垃圾洒了满地,她只能认命地蹲在地上收拾起垃圾来。

    突然,身后传来少女们的嬉闹声,夏雨溪回头去看,竟在一群脸色绯红的女孩们中间,看到了那个正在被自己碎碎念的“大混蛋”。

    “岩晴,今年的圣诞派对,做我的舞伴怎么样?”

    “啊!好狡猾哦!我正想邀请岩晴呢,就被你抢走了!”

    “那又怎么样?!谁先开口谁就排前面咯!”

    其他女生听到了,也纷纷翘起嘴巴,加入了争夺岩晴的大混战。

    有个小个子女生被人群挤了出来,踉跄了两步一下子撞到了蹲在地上捡垃圾的夏雨溪,忍不住抱怨了起来:

    “哎唷!你在这儿干什么啊?!”

    女生们被这场小小的风波惊动,麻雀般地叽叽喳喳起来。

    “那个女孩蹲在地上捡垃圾耶……”

    “好脏好臭哦,岩晴我们快走,不要碰到了……”

    在满耳嘈杂中,岩晴扫了眼那蹲在地上捡垃圾的女孩,见她也正睁着大眼睛看着自己。

    奇怪,这个女孩脸上,为什么会同时流露出浓浓的悲伤和倔强?

    不过……岩晴仔细想想,确认自己不认识她之后,在那群女生的拥簇下,头也不回地走了。

    在他的身后,夏雨溪得的大声怒吼回荡在整个校园上空:“岩晴你这个家伙竟敢无视我的存在——?!你等着!我不会轻易放弃的!”

    操场的晨会上,永和学院的全体学生们彼此之间兴奋地互道祝福。

    学生会主席在主席台上“咳咳咳”地调整着音量,威严地伸出手,掌心向下按了按,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几千双眼睛都唰地投向他,等待着他宣布那激动人心的,永和学园圣诞学生舞会的具体安排事项。

    今年的舞会,将会是怎样的呢?

    在万众期待的静穆气氛中,突然,从主席台上传来了一阵乒零乓啷的奇怪声响,一个卷曲长发的女孩噌地冲上主席台,二话不说地把严肃的学生会会长拨到一边,引得他一连串惊恐地大叫。

    “喂喂喂!同学!你是哪个班的?!怎么能随便上主席台?!你干什么?!你怎么可以那么无礼地推我!我可是学生会会长哎!”

    “知道了知道了!学生会会长风了不起哦?!那就大人大量,不要那么小气啦!借我用一下!”

    “啊啊啊!你干什么?!别抢我的话筒啊——!”

    扩音喇叭里传来了学生会凄厉的长叫,让全操场的学生们都纷纷捂住耳朵,目瞪口呆地看着发生在主席台上的惊悚“话筒抢劫案”。

    “大家!大家听我宣布一件事——!”

    女孩深吸一口气,朝着话筒用力吼道,扩音喇叭里马上传出了刺耳的电音啸叫,让大家忍受不了地捂住耳朵,仔细辨认主席台上的那个女孩到底是何方神圣。

    “关于舞伴人选问题——!我要向大家郑重宣布——!2年A班的岩晴——!只能做2年D班夏雨溪的舞伴——!其他的女生请不要再打他的主意了——!!!!”

    夏雨溪紧闭双眼,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朝那个话筒怒吼着。然后,她满意地放下话筒,“啪啪”拍下手,欣赏着全场师生那呆若木鸡的样子。

    哼!

    被本小姐的气势吓到了吧!

    不好意思啦,总要讲个先来后到嘛!

    岩晴早就已经是属于我夏雨溪的……

    她得意的幻想还没结束,从主席台下就已经冲上来两个体格强健的学生会干部,一左一右把她架住往主席台下拖。

    操场里的众多学生们也才醒过神来,纷纷揉着刺痛的耳朵:“刚才那个女生是谁啊?”

    “谁知道?上来就是一通尖叫,耳朵好痛哦!”

    “我好像只听见了……岩晴什么什么什么的……”

    “喂,岩晴!你对那个女孩做了什么啊?”

    2年A班队列中,一个醒目的黑发少年,慵懒地勾了勾嘴角,淡淡说道:“不知道,我又不认识她。”

    一整天都在下着小雪,只有在放学后的黄昏,才有一点点的斜阳从灰色的沉云边缘落下,在天地相接处抹上些许的暖色。

    岩晴坐在斜坡状的屋顶,看着下面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永和学生。

    在校门边,一个女孩低垂着头徘徊不定,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不久,一个男生搔着后脑来到她身边,两个人低头说了几句话,再肩并肩地走出校门。

    又成功地结成了一对舞伴啊。岩晴勾勾嘴角笑了。

    “找你半天了,原来你在这儿啊!”这时,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打破了此时宁静的心境。

    回转头去看时,一个短发女孩正龇牙咧嘴地爬了上来。

    脸颊上不知在哪里蹭到了灰尘,变得黑一道白一道,看上去很滑稽可笑。

    又是这个女孩!岩晴皱起眉毛,有些自认倒霉地叹了口气:“又是你?!”

    “怎么样?看到本小姐的感想如何?”夏雨溪得意地叉腰在岩晴身边坐下来。

    她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递到岩晴面前,“那,早上宣布那件事,口说无凭,为了显示诚意,我特意亲笔写了一封邀请函给你,呐,你一定要收下哦!”

    她摆出一副“你敢不收下我就把你从房顶上踢下去”的可怕表情,让岩晴无可奈何地接过了那张纸。

    那张抬头为“邀请函”的信纸,表面看起来还挺正式的,再往下看就只会把人气死。整封信上没有一个字,全是蹩脚得堪比幼儿园豆芽画的涂鸦。

    几只头上插着树杈的猪拖着一张床从天上飞过,床上坐了个穿着睡袍,戴着睡帽的老大妈,老大妈蒙着面,背上还背了个鼓鼓囊囊的口袋,看起来是从外面打家劫舍完毕之后刚刚跳上床去……

    在那些头插树杈的猪、老大妈和飞床的下面,有两个小人。说是小人,只不过是一个圆圈下面插着长长短短类似身体、手脚的棍子,只不过其中一个小人的头上加了几笔弯弯的波浪线象征头发。

    因为这两个小人画得太过抽象,实在看不出他们在干什么。仿佛是那个小人正拿着一把弓箭,一箭射向另一个小人的心脏一般!

    这……这是什么图?

    上面是老大妈抢劫归来,下面是波浪卷小人持弓暗杀?!

    岩晴的脸凝固了一两秒,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那张纸对折成两半。

    “看懂了吗?哎?你干嘛折它?哦!我明白了,你是要把它放进口袋好好珍藏?哎呀……不用那么郑重其事啦,你只要明天晚上……”

    夏雨溪看着他低头认真折纸的样子,又得意又兴奋又不好意思地搔搔头。

    可是,岩晴的折法,好像满复杂的……

    不单是要把它折小一点随身携带的样子……

    他已经开始斜向地折叠了……

    “喂!喂!你在干什么呀?!你在用它折纸飞机?!”

    突然猜到岩晴的意图,夏雨溪轰地猛起身,要去抢那张信纸。

    岩晴一一当下她的攻势,悠然自得地说:“你叫我收,好,我收下,可是收下之后就是我的东西,我要用它来干什么你管不着吧?不是吗?”

    说着,他作势就要把它往楼下扔,这时一阵风吹过,正好轻轻扯下岩晴指间的飞机,兜兜转转地把它吹向楼下。

    夏雨溪瞪着岩晴大喊一声:“你在干什么?!”然后纵身一跃就要扑过去把它抓回来。

    万万没想到她会如此激动,岩晴赶忙伸手一只手来揪住她的衣领,用力一拉把她拉回自己的怀里。

    在砰砰的心跳中,只有几片瓦从房檐边缘掉了下去,在楼下清脆地碎裂成几块。

    “你不想活了吗?!这里是屋顶!”

    岩晴紧紧搂住夏雨溪得背,生怕稍一放手她就会赶着那几片瓦一起掉下去。

    心,砰砰跳个不停,他隐约觉得,刚才……自己好像……差一点就失去了什么自己最宝贝的东西!

    岩晴还没有理清心中的乱絮,夏雨溪就从他的怀抱中挣脱出来,抓起他的手腕放在嘴边狠狠地咬了下去。

    锐痛瞬间随着神经传入大脑,岩晴浑身一震,赶紧放开夏雨溪,揉着自己那印着深深齿痕的手腕,气恼地大叫:“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都说了不做你的舞伴了,为什么还要死缠烂打?!我好心救你一命,你还要我?!你是笨蛋吗?!”

    可是,夏雨溪却比他更加气势汹汹地吼了回来:“你才最过分!你才是笨蛋!世界第一宇宙无敌天字第一号大笨蛋!你明明说过不会忘记的,可现在你却什么都忘了。骗子!骗子!!大骗子!!!”

    发泄够了心中的怒火,夏雨溪奋然转身,毫不留恋地跑下了屋顶。

    岩晴诧异地看着那个背影,心里隐隐作痛,总觉得在心房最深处有个宝盒,马上就要揭开,却又遗失了开锁的钥匙。

    在她的控诉中,自己仿佛成了一个大罪人。

    可他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这个女孩。

    目光不经意地垂下,看向自己另一边的手腕,在哪里,有着一个同样的形状、同样的弧度的伤痕……

    仿佛在向他诉说着什么。

    12月24日,圣诞前夜。传说中,就在今晚,天使吹向号角,给牧羊人们传达福音。

    有一个奇迹,将在今晚降临。

    可是,夏雨溪站在永和的大礼堂门外,等了很久很久,她的福音还是没有降临。

    她时不时地回身瞥一眼,在她身后的大礼堂,高高的穹顶上已经挂满了金银纸花、红绿彩球和裹满糖粉的六棱雪花。

    在礼堂的正中间,高达的圣诞树已经四方八面地伸展出千万条苍翠的枝叶。

    每条树枝上都挂着永和学生的祈福小卡片,其中还点缀着各种各样的姜饼、糖棍、圣诞靴、小天使……

    整个礼堂里,已经结好对子的男女学生们,或悠闲地坐着聊天,或略显羞涩地交换着圣诞礼物,或已经以广播里流泻出的轻柔音乐为背景,练习着等会儿的舞步。

    “岩晴来了!”

    这是,从礼堂里传来了一个兴奋的叫声,大家都一涌而上,夏雨溪也闻声在挤挤挨挨的人群里,一跳一跳地想看清岩晴的脸庞。

    但是,很快,她又黯然地转过身,一步一晃,蹒跚地离开了礼堂。

    在岩晴的身边,站着一个光彩照人的女孩。

    她是2年A班的班花,是的,也只有这样又美丽又优秀的额女孩,才能配得上岩晴……

    她就好像柯林的林诗琪,受到众人口服心服、毫不嫉妒的宠爱,而自己……

    无论是在柯林还是在永和,都永远是只被他人光环盖住的,不起眼的小蚂蚁。

    夏雨溪最后转头看了眼满面春风的岩晴,强压下心中的留恋和不甘,慢慢地走下礼堂的台阶,走进了寒雪飘飘的冬夜。

    迎着刺骨的冬风抬起头……

    细小的雪屑沾上了夏雨溪卷翘的眼睫,很快被人体的温度烫暖,化成了水滴流进她的眼眶,越积越多,终于顺着她的眼角淌了下来。

    “讨厌……我才没有哭呢……这些只是雪……只是雪而已啦……呜呜……”

    夏雨溪手忙脚乱地擦着脸颊上的水滴,自言自语也不知道是解释给谁听。

    她一步步地向前走,身后的礼堂的温暖、热闹便离她越来越远,最终连飘渺的音乐也听不见了。

    去年的圣诞节,也是这样的呢。

    在柯林,没有人邀请她参加舞会,逞强地闯进礼堂,却发现……无人成为自己的舞伴。

    心仪的沐泽哥哥正拉着小提琴,而在他的旁边,已经有了翩翩起舞的柯林芭蕾公主林诗琪……

    难道,我永远都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吗?

    夏雨溪的脚步越走越快,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这些事情。

    看来今晚,她只有回到冷清的宿舍寝室,早点上床,孤独地数小羊了。不行,这样也太惨了吧!

    “喂,今天可是圣诞舞会的欢乐日子,你一个人跟无头苍蝇似的,要往哪儿去?”

    这时,突然有一个声音,从花坛的背后传来,截住了夏雨溪继续前行的脚步。

    这声音,好像有点熟悉……?

    不,这句话,根本就曾经听过!就在去年,在空荡荡的校园,有个刚刚转学来的男生,对着仓皇无措的自己,说过一摸一样的话!

    夏雨溪的心扑通扑通地乱跳起来。

    她急忙转到花坛背后去,果然,两手踹在外套兜里,有些怕冷地打了个寒战的人,不就是岩晴吗?

    “你……你怎么不去跳舞?”

    她按下心底的激动问道。

    “我又没有舞伴啊。”

    岩晴把手从外套兜里抽出来,两手一摊耸耸肩。在他两边的手腕上,都印了夏雨溪的齿痕,看上去有些滑稽。

    “骗人!你旁边那个……”

    “哦……那个?那是我的好朋友,刚转到永和,我只是当个护花使者送她过来,免得半路上被蜜蜂蝴蝶骚扰……”

    “……哦。”

    终于知道谜底,夏雨溪有些羞涩地垂下眼睫,心里涌上一阵甜蜜。

    “那你呢?你去哪儿?回宿舍睡觉?那不是太浪费这个夜晚了?”

    岩晴咳了声,转移话题问道。

    “那么,你……要不要,陪我玩一个游戏?”

    被他的话勾起心中回忆,夏雨溪轻轻说着,眼里闪动着复杂的光。

    就在两年前,他们的圣诞夜偶然相遇,一个游戏打开了一切的始端。而现在,时间兜兜转转,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夜晚。

    “什么游戏?”岩晴微微一怔,皱着眉头好奇地问道。

    “国王游戏。”夏雨溪背过手,脸上带着的是雀跃的笑容,“随便选一个比赛,谁赢的话谁就是国王。输的人要做国王的臣民,不管他说什么都听从。”

    见到岩晴有些犹豫的样子,夏雨溪微笑着又补上了一句:“当然,如果你怕输的话,可以不玩……”

    “怕?”岩晴的脸上燃起不服输的光彩,他站起身,优雅高傲地抱着手站到夏雨溪面前,高调地宣布迎战:“比什么?”

    夏雨溪指了指天台,轻笑着说道:“就比从这里蛙跳上天台,谁先到就算赢!”

    “好。”岩晴点了点头,两个人一起来到楼梯口,蹲下身子正蓄势待发着。

    “预备——”夏雨溪拖着悠长的尾音发号司令,突然高喊到:“起!”

    话音一落,夏雨溪就像一直离弦的弓箭一样冲了出去,一口气跳了好几阶,岩晴愣了那么一秒,也马上追了上去,用尽全力向上跳去。

    想不到这个女孩还是有点本事嘛!不行,输给女孩子的话就太糗了!要想个办法……

    “啊,夏雨溪,你的裙子破了一个洞哦。”跳着跳着,岩晴突然“不经意”地叫了一声,“小熊的裤裤哦……”

    “啊!你乱讲!人家今天明明就是叮当猫……”

    夏雨溪果然停下来面红耳赤地检查。

    岩晴乘机超越了她,还回过头来对夏雨溪吐了吐舌头:“原来没有破,是我看错了。不过,叮当猫啊……”

    他意味深长的口气让夏雨溪瞬间满脸通红:“岩晴你这个大骗子!!”

    夏雨溪肚子里憋着一口气,又奋力往上追了过去。

    不能输!一定不能输!!!

    眼看路程一点点缩短,胜利的出口几乎就在眼前,两个人都在心里暗暗为自己鼓劲,势要赢得游戏的胜利。

    现在的状况,岩晴稍稍领先夏雨溪几步之遥,但是离天台出口只剩一层台阶了。

    正准备发起最后的冲刺,身后夏雨溪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惊叫:“啊!我的脚!”

    尽管疑心有诈,岩晴还是忍不住停了下来,回头一看,夏雨溪果然痛苦地抱着脚靠在墙边,脸上全是冷汗。

    “你没事吧?”

    岩晴火速走回夏雨溪身边,关切地问。

    夏雨溪虚弱地靠着墙不说话,见岩晴焦急无措,突然眼珠子一转,奋力继续向上跳去,只几秒钟的时间就跳上台阶,站起来,举着胜利的手势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岩晴微笑。

    “我赢了!!”

    岩晴这才明白过来,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他气愤地指着夏雨溪:“你就只会用这种手段获胜吗?这次比赛不算!我绝对不会承认的!”

    “我没有骗人!”见岩晴转身就要离开,夏雨溪连忙高声叫起来:“我没有骗人,脚是真的扭伤了,不信你过来看看。”

    岩晴将信将疑地走了过去。夏雨溪把裤子卷了起来,露出肿得像包子一样的脚。岩晴看到那么严重的伤势,倒抽了一口冷气:“你这个笨蛋!脚伤成这样还跳!难道就不怕脚断掉吗?”

    “不怕。”与这个坚定的声音一起出现的,是岩晴手指上突然沾湿的水滴。

    他惊讶地抬起头,却发现夏雨溪早已经是泪流满面。

    “我不怕。”

    夏雨溪用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重复道,“就算脚断掉也没有关系,就算从明天起不能走路也没关系……我心中有一个承诺,今天晚上一定要实现……所以,我一定要赢,一定要赢……”

    岩晴看着夏雨溪,像是有什么在心里种下了种子,现在枝叶慢慢伸展开了。

    “真是败给你了,”岩晴无奈地呼出一口气,眼角却全是温柔的笑意:“说吧,国王陛下,你想要什么要求?”

    夏雨溪抬起头来,尽管脸上满是沾了尘土的泪水道道,看起来脏兮兮的,但她的眼睛,却有如现在的星空一般清澈明亮,醉人心魄。她慢慢地、慢慢地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自己的手机,面对着岩晴递过去。

    她并没有按下任何一个键盘,手机屏幕却突然亮了,无数灿烂的烟花在湛蓝的底色上展开,一朵一朵,一片一片。

    是定时闹钟!《铃儿响叮当》的音乐,在两人之间响起,给这寂静的小小空间,带来了一点点换了的气氛。

    这是,在岩晴的口袋里,他的手机也震动了起来。

    嗡嗡、嗡嗡地,不停催促着自己的主人,岩晴手忙脚乱地把自己的手机掏了出来。在同样烟火朵朵盛开的手机屏幕上,醒目地写着一句话:

    以后,每一年,每一年的圣诞节,岩晴都要和夏雨溪一起度过。

    看着眼前这个同时响起,炸开朵朵烟火的手机,岩晴和夏雨溪得眼睛反射着手机屏幕的光亮,映出了彼此的身影。

    一些过往的记忆片段,像放映中突然简短的胶片卷,带着鲜明的画面,在岩晴脑海中急速而过。

    他感觉头一阵剧烈的疼痛,像是有什么要从尘封的锁链下挣脱出来。

    看着他表情痛苦地蹲了下来,夏雨溪吓了一跳,紧紧抓住他的衣角,急切地问:

    “你没事吧?”

    头痛渐渐缓和了,岩晴扶着额角,看着担心地看着自己的夏雨溪,突然就笑了起来。

    他定定地看着夏雨溪,温柔地说道:

    “虽然还是没有办法想起过去发生的事情,但是,既然是我曾经的承诺,就要兑现。”

    “那么,现在公主陛下的心愿是什么呢?”

    “我的心愿……”夏雨溪喃喃地重复着,茫然地拉起岩晴的手……然后重重地咬了下去!

    “我的心愿就是先把你咬死再说!大混蛋!居然敢忘了我!居然敢真的忘记了!我等了你半年!半年耶!”

    一想到那分别的半年,夏雨溪的眼泪就扑簌簌地滑落。

    滴在深印在岩晴手背的齿痕里,滚滚发烫。

    “半年……半年耶……”夏雨溪喃喃地重复着刚才的话,许多感情都在此时涌上心头,揪做一团,让她原本伶俐地口齿变成一团糟。

    “你知道……你知道我这半年是怎么过来的吗?对你来说,只不过是半年而已,连‘1’都还没有到……”

    “但对我而言,却是6个月,184天,4416个小时,264960分钟,15897600秒!1500多万秒……”

    “我就这样傻傻地等了1500多万秒,每一秒都比前一秒更失望,却又每一秒都要比前一秒鼓起更大的勇气……”

    “我努力让自己的心变得更强大,比以前的夏雨溪强大1500多万倍!可是……你还是想不起来!你还是想不起来……”

    “再差一点,我就要讨厌你了!你知不知道啊!”

    过于激烈的情绪,让她突然咳嗽起来。

    一只手,温暖地覆在了夏雨溪的背上,轻轻拍着。

    “可是,我已经在陪你过圣诞节了啊?那个约定,不是已经实现了吗?”岩晴的声音融进风里,缠绵在夏雨溪的耳边。

    “不对,你明明就忘记了……你忘记了……”

    夏雨溪轻轻地抽泣着。

    “忘记了啊……那就从现在开始,重新建立起新的记忆……我岩晴,再追夏雨溪一次,好不好?”

    在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小小争吵中,象征着“圣诞节”的北极星,在深蓝的天幕正中,愉快地眨了下眼睛,把一片清辉,洒向覆盖着薄雪的大地。

    与此同时,图书馆内的某个房间,窗子突然微微透出了朦胧的橘色灯光。

    一张宽大的乌黑鞣皮靠背椅被舒适地摆放在窗边,椅背正对门口,牢牢地遮住了座椅上的身影。

    整个房间,也因为这个背对着世界的身影,而陷落入了一片不可预知的神秘之中。

    但是,透过微亮的窗玻璃,仍然可以看到那人有些模糊的侧影,依稀是个美丽的少女。

    在她洁白的裙裾上,端正地摆放着一本山羊皮封面的书,以及一把神秘的镜子。

    看得出来,两样东西应该都古老而名贵。

    古书的封面虽然已经泛黄,但是四角那烫金的典雅花纹依然鲜明无比,繁复的藤蔓花苞纹路,一看就是出自名花师之手。

    而封面正中那支泛着淡淡银光的洁白山茶花,更是栩栩如生到了令人瞠目的地步。

    仿佛只要不经意地望上一眼,灵魂就会被它深深封印进书中去。

    那把镜子则像是和古书出自一人手笔,乌黑边缘上琐细精雕的纹路,和古书四角的烫金花纹十分相似,却又比之更为精美华贵。

    浮雕出的藤蔓层层缠绕着长长地把柄。

    而在那些枝蔓之间,有一些模样奇特的小小怪兽,正好奇而狰狞地探出头,窥探着镜子外的人,似乎正准备将对方吞噬一干二净。

    传说中的封印之书和爱之魔镜。

    人影轻抚着古书和镜子,然后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手。

    瞬间,那把魔镜突然一下子炸裂成无数黑色闪亮的碎块,然后那些细小的碎片,在人影轻举的双手之间,居然化成整齐的一簇,继而腾空而起!

    随之,封印之书旁所摆放着的借书卡,也绽放出了柔润的银光,紧接着,卡上的那个名字一点一点地褪色,直至终于消失殆尽。

    银光萦绕之处,只余下一张洁净的卡纸,像是从未被人书写过任何字迹一样。

    “成功了呢,诅咒被破除了。”神秘人影轻轻地笑了起来。

    “真是两个勇敢的孩子,不是吗?”

    纤细的手指优雅地伸出,指引着那一簇碎片经由敞开的窗户升上天空,靠背椅上的人影似乎心情十分愉快:“那么,给予这两个孩子祝福吧。”

    这一次,没有选错人呢……

    她仰起脸,望向窗外越升越高的碎片,不一会,那些碎片突然在天空中扩散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密,然后纷纷扬扬地降落了下来,缓慢而悠长地在半空中飘荡着。

    那是一场在这个城市里,罕见的大雪。

    在圣诞节飘落的白雪。

    “我要吃火鸡!我要喝朗姆酒!我还要看圣诞夜惊魂!”

    在永和学园的天台山,有两个吵吵闹闹的家伙正进行着无休止的对话。戴着缀有雪白圆球的红色毛绒尖尖帽子的夏雨溪,拈住一只带着翠绿叶子的金色铃铛,坏心眼的想要把它挂到岩晴的额头上。

    而岩晴只是笑着纵容她做这一切,望着她的湛蓝眼眸中,饱含着一如既往的深情。

    “我还要坐八匹驯鹿拉的雪橇带着一火车皮圣诞礼物去PK圣诞老人!我要把八爪鱼的新假发塞进他家的烟囱里……唔,现在人家房子有烟囱吗?那就抽油烟机好了!”

    “喂喂,公主殿下,你连八爪鱼的假发礼物都想到了,难道就没有我的份吗……”

    岩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甘不愿地皱起了鼻子。

    “你吗……啊哈哈!那么本女侠就特赦你一盒火柴吧!可以在圣诞夜里划亮它许愿哈哈哈!”

    夏雨溪叉腰仰天大笑。

    “就算送火柴,也要有雪才应景吧?”

    岩晴摸摸鼻子,故作无辜地回答。

    “对哦……雪……”

    每年的圣诞节,这个南方的城市都不会下雪呢。

    夏雨溪有些遗憾地转身望望天台外。

    突然,一枚细小的六角晶体缓缓飘落在了她洁白的额头上,温柔的凉意让她一怔,继而突然醒悟地惊呼起来:“天天天啊……是雪!居然下雪了耶!!”岩晴也讶异地抬起头。

    在瓦蓝色的天空上,一小片皎洁的洁白碎片,正轻轻地旋转着舞动着向下飞落。

    仿佛是偷偷坠落凡间的精灵一般,在辗转荡漾之中,展现出了特别完美剔透的六角形结构。

    紧接着,仿佛是跟随这枚领舞之后的群舞一样,越来越多的轻柔碎片从空中飘飘扬扬地舞落了下来。

    纯洁的雪花渐渐纷扬着缀满了天空,也飘荡着笼罩了他们所在的天台。抬头仰望天空的岩晴,唇角一点点绽出了微笑。

    他轻轻拉起兴奋得不知所措的夏雨溪,温柔地在她耳边低语:“这是上帝给我们的祝福呢,来吧,公主殿下,一起度过我们的圣诞节。”

    细小的纯白冰晶点缀在夏雨溪的头发和她轻柔的刘海上,转瞬就化作了点点水滴,泛出细密而温润的晶光。

    岩晴坚定而温柔地握住了心爱女孩的手,修长英挺的身姿,迈出了优雅而流丽的步伐。

    那是一场漫漫白雪之中的维也纳华尔兹。

    两个人典雅自如地起伏旋转着。相互的配合是那么天衣无缝。在逐渐变暗的天空下,大片大片洒落的雪花渐渐将周围的一切都覆盖成了漫无天际的纯洁银白,也将雪中的两人衬托得更加鲜活和动人。

    在他们周围旋转舞动的雪的精灵,像是为了此刻的动人情景伴舞一样,飘摇出了更加优美的姿态。圣诞的夜晚已经临近,街巷里隐隐传出了节奏明快的欢歌笑语。

    微微震动着的空气,也仿佛在舞蹈的节拍中波动出了低低吟唱的曲调,为翩翩起舞的两人悠扬而洒脱地伴奏。

    一枚朱红色的火球突然腾空而起,在黑丝绒一般的夜色之中,炸出了条条美丽的烟火,也映红了夏雨溪娇羞的脸颊。

    飘飞的雪花在焰火的映照下,也变成了五光十色的花瓣一般,在两人身边翩翩飞舞。

    紧紧地握住岩晴温热的手掌,十指交扣之间,无限的暖意奔腾着扩散到了心底最深处。

    然后她低下头,用细微的声音轻轻说:

    “真爱可以战胜一切。”

    “我终于明白那本书最后这句话的意思了。”

    这句话,像是将给岩晴听,又像是将给她自己听。

    “嗯?”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岩晴困惑而疼惜地望着她。

    夏雨溪只是嘿嘿笑了几声,就更紧地攥住了恋人的双手。

    越来越多的烟火腾空升起。

    红蓝绿橘紫黄银,形态各异的美丽烟花纷纷绽放在了缀着琐碎雪绒的漆黑高空。

    接下来。

    很快就会有驾驶着雪橇的圣诞老人从空中滑过了吧?

    在这个欢腾温馨的圣诞之夜,真心相爱的两个人,紧紧地十指交握着,旋转出了最契合最深情同时又最势不可挡的舞步……真美。

    窗外,世界被属于圣诞的欢乐所笼罩着,到处都是绒线做成的洁白雪花装饰和绿意葱葱点缀金星的美丽圣诞树。

    MerryX'MAS的歌声伴随着银铃的叮当脆响和人们的欢声笑语响彻了大街小巷。只是这间过分静谧甚至听不见呼吸声的大厅,似乎总显得和外面的世界有些格格不入。

    叮——一块晶莹剔透犹如水晶般美丽的碎片缓缓地升起,在半空中耀出了清澈到令人心碎的银白光辉。

    然后它缓缓地落在了一个人影的掌心,随之静静地敛起了光华,仿佛终于找到了自己应得的所在,而后就可以安心地伏下去沉睡一样。

    “已经回来一片了啊。”

    人影静静地用白皙的指尖摸着碎片,似乎是在小心翼翼地感受它如冰般的清凉温度一般,紫色的眼眸流淌出水似的目光,像看着自己最心爱的恋人。

    “你真的决定要这样继续下去吗?”

    从她身边的墙角,浮现出一道模模糊糊的白色身影,那身影慢慢地移到她的身边,和她一起看着那块碎片。

    叮零。那水晶般的碎片瞬间折射出七彩的光芒,缓缓地流转在两人的眼眸之中。

    “我……要继续下去。”紫眸少女微微颔首,坚定地说:“为了你,我一定会继续下去!”

    “……”白色身影不在不再说话,只是……和紫眸少女并肩而站时,从他的身上,总是飘散出如泣如诉的忧郁。

    静默了一会儿,紫眸少女轻声呢喃,如低徊的琴音一般动人而深情,“那么,下一个人会是谁呢?……”

    下一人人,又会是谁呢?房间里,紫眸和白影对话。

    梆,梆梆。

    羞怯而空洞的敲门声突然迟疑地响起。

    在浓浓的节日气氛中,这几声乏味的闷响是那么的突兀。然而一直沉沉静坐的人影,却在听到这个声音后,终于微微仰起脸,绽放出了一个没有笑意的笑容。

    来了么?下一个人,终于来了么?

    门被吱呀呀地缓慢推开,一个女孩羞涩而胆怯地探头进来,却只是向内张望不敢进去。

    那张小小的脸上写满了好奇和惊慌,如同小动物一样的黑色眼睛骨碌碌地紧张环顾着阅览室。高大的顶灯悬出了肃穆沉静的氛围。

    一排排森然的书架犹如守卫圣地的丛林一样耸立着,尘封的古书的气息扑面而来,同时也有一缕奇特的清香飘荡在古旧的灰尘气息之中,悠长地回荡着。

    她的目光最终停驻在不远处的窗边,一张背对着她的宽大黑色皮质高背椅上。女孩怯生生的声音轻轻地响了起来:

    “请问,有人吗?”

    高背椅缓缓地旋转了起来,女孩惊吓地倒抽了一口冷气,随之又惊愕地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望着椅子上随意坐着的美丽女子。

    是的,那是个美丽得让人窒息的女子。

    她有着一头蜜金色长发,仿佛缠绕人心的波浪一般翻滚到了腰际。同样是蜜色的浓密睫毛低垂着,在眼睑下影出了倦怠然而愈发显得诱惑的阴翳。在眼帘的半开半阖间,一双深邃罕见的晶紫色的眸子,流泻出了只有童话里才能见到的动人光彩。

    她单手托着弧线优美的下颌,微微翘起的指尖上,紫色蔻丹映衬着紫色瞳孔,让人忍不住步步靠近,让人不忍自愿贡献出灵魂。这个妩媚的紫眸女子有些懒散地伸出纤细白嫩的手指,撩了一下额前垂下的金发,不经意的动作就带出了根深蒂固的优雅,她凝视着女孩,紫眸中婉丽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流转着。

    “请问……可以借书吗?”

    女孩抱歉的问,声音里却带出了深深的惊叹。

    女子饱染着鲜红玫瑰花汁胭脂的嘴唇,突然微微地够了起来,勾勒出了一个极端惑人的弧度,那是一个没有笑意的笑容。

    然后她如低徊的琴音一般动人而优雅的声音,缓缓地响了起来:

    “当然,欢迎光临。”

    (本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