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宇小说网!!!
新宇小说网
首页 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女频频道 临时书架

魂灵镯 番外(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爹地,妈咪,我回来了!晨晨、暄暄,有没有想哥哥啊!”随着一阵欢快的脚步声,一个帅气的小小少年出现在视线中,清脆欢快的声音略带着一丝沙哑。

    随即从屋内跑出两个四岁左右的小孩子,欢快地扑向小小少年,粉嘟嘟的小嘴里呼喊着“哥哥,哥哥”。

    “哎呀,晨晨,暄暄,别挡着门口,先让哥哥进屋,你们看看哥哥身上还背着书包呢!来,昊昊,快进来,把书包给妈咪,你爹地正在回家的路上……”随着清冷的声音,一个苗条的女子出现在房门口。

    这个小小少年就是刚满十岁的高昊,那对四、五岁的孩子就是乔扬与方涵淼的龙凤双胞胎,最后出现在房门口的女子自然就是我们的女主角乔扬。

    尽管又生了一对双胞胎,时间也过去了五年多,乔扬苗条依旧,岁月并没有给她在她的俏脸上刻下太多的痕迹。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么就是乔扬的气质发生了一些改变,少了些清冷,多了些慈爱,脸部的表情柔和了很多。

    高昊在上小学的时候,与比他小上两个月的舒适、舒畅一起进了方皓睿就读的学校,这是京城一所十分有名的国际实验学校,是所全日制的寄宿学校。

    开始的时候乔扬和方涵淼都不想送高昊去寄宿学校,可是高昊却坚持自己的决定,他的理由有三。

    第一是双胞胎弟弟妹妹还小,比他更需要爹地妈咪的照顾;第二是那所学校里也有很好的钢琴老师。他每天都可以继续弹琴却不会影响到弟弟妹妹休息;第三那里有睿睿哥哥和舒适、舒畅两个弟弟,他不会寂寞。

    高昊已经说出了那么多的理由。乔扬也没办法多加劝阻,最后只好拿高昊上了那所学校。以后只有周末才能见到囡囡为由,做最后的劝阻,岂料高昊却早有准备,一句话就把乔扬给堵住了。

    “放心吧,妈咪,囡囡妹妹明年就可以上学了,她明年也去那所学校,我们还是可以天天见面的。”

    说得乔扬不得不放手让高昊去了那所寄宿学校,那学校每周一早晨校车接孩子去学校。周五放学后送孩子回家,倒的确省了家长很多的心,而且让乔扬感到欣慰的是,高昊自从上了学校,自理能力又有了长足的进步。

    如今不但不需要他们接送,而且每个周六去老师家学琴也只有让家里的司机送去即可,大大减轻了乔扬身上的负担。

    如今两个小的,方皓晨和方若暄也已经上了幼儿园,乔扬除了每天接送两个小的。就是在会计事务所忙碌,当然偶尔也少不得要往南陵跑上一趟。

    今天是周五,也正好是方家每月一聚的日子,方涵淼被公司的事拖了些时间。到现在还没有到家,难怪刚才没有见到他的身影。

    不过此刻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乔扬让高昊先去冲个澡。等方涵淼回来,他们就可以出发去离此并不远的方家别墅聚餐了。

    “老婆。孩子们,我回来了!”随着一声清朗又浑厚的声音。方涵淼提着公文包出现了。

    “爹地……”两个小不点又如同方才迎接高昊一般,扑向方涵淼。

    “爹地,辛苦了!”高昊一边与方涵淼打着招呼,一边从方涵淼的手上接过公文包。

    方涵淼笑眯眯地看着高昊,一边把手上的公文包递给高昊,一边伸手在已经有他胸口高的大儿子头上宠爱地摸了摸,这才弯腰把两个小的一手一个抱在了怀里。

    嘴里还温柔地询问着高昊这一周来在学校的情况,高昊一一做了回答,尽管在外人看来这样的一问一答有些疏离,可是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明白各自在彼此心中的地位,他们之间那份互相信任,互相关爱的心情。

    方涵淼对高昊从来就是一个慈父,但一旦发现高昊做错了什么,那么他就会化身为严父,绝对不会姑息。

    见方涵淼一直都只是与大哥说话,方皓晨和方若暄有些吃味了。

    “爹地,你看暄暄今天漂亮吗?”方若暄的小手抱住方涵淼的脸,阻止方涵淼继续与高昊说话。

    “爹地,今天老师表扬晨晨了,你看这是老师给晨晨的奖励。”方皓晨也不甘示弱,一双小手急切地拨开方若暄的小手,试图将方涵淼的脸转到他自己那一边。

    接下来的情景,就成了每天必演的戏码,两个小不点开始互掐,乔扬从房间里出来,看着一双小儿女的样子,不由地大摇其头。

    紧走两步,从方涵淼的手上把两个孩子都抱了下来,催促方涵淼快去洗洗,时间已经不早了,虽然这里离方家别墅不远,但总不能过去得太迟。

    刚才高昊刚到家不久,方家两位老人就已经打来电话催促了。

    自从乔扬和方涵淼生下这对龙凤胎,可把方家两位老人稀罕坏了,谁让方若暄是方家唯一的女孩子呢!

    是的,吴越的第二胎也是个男孩,加上方欣雅的一对儿子,方家三兄妹,唯有方涵淼得了个宝贝女儿。

    乔扬怀孕以后并没想过要去查是男是女,可是由于怀的是双胞胎,所以方家倒着实也有些担心,毕竟当初方欣雅生孩子的时候也有些危险的状况发生,何况乔扬的年龄也比较大了。

    对乔扬的妇检十分的重视,每次方老太太都会亲自出马,所以在乔扬怀孕六个月的时候,陪着乔扬去做b超的老太太就从医生那里得知乔扬怀的是一对龙凤胎。

    得知消息可把已经快要生产的吴越羡慕坏了,因为她在怀孕六个月时特意找人做了b超,得知自己怀的是一个男胎。让一心想要生个女儿的吴越好一阵郁闷。

    虽说方家两位老人对孙子、孙女都是一样的宠爱,但做为方家的唯一。方若暄可以说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

    好在大家只是宠爱方若暄,却并不溺爱。故而方若暄是个活泼天真又开朗的小公主,绝对不是个刁蛮任性的小公主,没让乔扬夫妻多费心神去教导。

    在夜幕快要降临的时候,乔扬和方涵淼一家五口离开家,准备去不远处的方家别墅。

    高昊左手牵着弟弟右手拉着妹妹,不让两个小的到处乱跑,而乔扬则跟在他们后面,时不时地提醒两个小的要听大哥的话,不可乱跑。

    方涵淼已经先他们一步去车库开车。虽然他们住的地方离方家别墅不远,但现在多了两个孩子,又是晚上,倒不好像以前那样步行了,否则等他们回来的时候两个小的一犯困,他们就没办法回家了。

    在他们等方涵淼车子过来的时候,乔扬总感到有一束目光在偷偷地凝视她,可是当她回身到处搜寻的时候,除了不远处停着的车辆。就是在她身边戏闹的三个孩子,目光所及并无他人,而那种被人偷窥的感觉顿时也消失了。

    同时高昊也抬头四处打量起来,在某个地方略略停留了下目光。然后眉头皱了皱,低头继续带着弟弟妹妹做起了游戏。

    等方涵淼的车子过来,乔扬本来的意思是让高昊坐在在副驾上。她自己坐在后座照顾两个小的孩子。

    可是方皓晨和方若暄却正与高昊玩上劲了,他们每周能与高昊玩的时间并不长。所以有机会就会粘着高昊,现在自然坚决要求高昊与他们一起做在后坐。乔扬佯装生气也没能劝止。

    “妈咪,你坐前面吧,弟弟妹妹我会带好的,放心!”高昊在乔扬眼里还是个孩子,可是在弟弟妹妹面前却绝对是个小小男子汉,他拍着自己的胸脯对乔扬保证道。

    “铃铛,上来吧,反正也不远,我慢慢开就是了。”方涵淼先是瞪了两眼有些耍赖的孩子,然后对着乔扬招招手让她上车。

    当大家都上了车,方涵淼平稳地将车向方家别墅开去,而此时乔扬又感觉到了那束偷窥的目光,不由地眉头紧皱,将头伸出车窗外四处搜寻。

    “怎么了?铃铛,有什么不妥吗?”方涵淼开着车,注意着前面的路况,同时也没有忽略到乔扬反常的举动。

    “奇怪,我总感到有人在偷窥,却又找不到那个偷窥的人。”乔扬没有找到这束偷窥目光的来源,回身在副驾上坐好,皱眉嘀咕道。

    “什么,有人偷窥?”方涵淼一听那还了得,脚下一个刹车,车就停了下来,伸手就要解开安全带下车察看究竟。

    “哎呀,你看你,见风就是雨。虽然我感觉有人在偷窥,但那目光并没让我感到有什么恶意,总让我感到那目光中是浓浓的羡慕还有一些愧疚……我也说不好,不过我可以肯定,对方没有恶意!算了,我们还是走吧,别让大家等我们。”乔扬连忙拉住方涵淼,先是嗔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后坐的孩子,还好车子速度本来就不快,否则还不知道后面的孩子会发生什么事。

    既然乔扬说没恶意,那么一定是真的,毕竟与乔扬生活了五年多,她的第六感历来都十分的准确,于是方涵淼重新启动车子继续向方家别墅而去。

    其实乔扬刚才回身看向后座孩子们的时候,已经从后窗玻璃处看到了远处树下一个隐约的身影,同时也看到了高昊有些异常的脸色,心里已经知道这束目光的主人。

    不过她也不会去理会那人,反正他又没有提出要见他们母子,他要看就让他看吧,看看又不会少块肉。

    何况她也的确没从那人的目光中感到恶意,能让她感觉到的,只是深深的懊悔和浓浓的歉意。

    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乔扬以后的日子是与方涵淼在一起,与方涵淼生活的这五年多,让乔扬感受到全是幸福和开心。

    虽然有时也会有一些意见相左的时候,但更多的是互敬互爱,相亲相爱的甜蜜,她坚信他们的未来幸福一定会长长久久……

    看着乔扬他们的车子远去,树阴下的身影转了出来,俨然就是高昊的亲生父亲高万林,五年半的时间,让他改变了很多,少了些阴戾,多了份沉稳,反倒让人感到有了几分亲切之感。

    看着远去的车子,高万林的目光中涌动着复杂的光芒,羡慕、懊悔、歉疚、感激、欣慰……唯独没有怨恨和嫉妒……

    “乔扬,谢谢你把儿子教育得这么好!乔扬,祝福你的幸福永远如今日这般灿烂明媚!昊昊,一定要孝顺你的妈妈……”高万林的嘴里喃喃自语着。

    从停在一边的车子上下来一个并不漂亮也不年轻的女子,来到高万林身边,挽住他的胳臂就这样静静地陪着他,目光平静地随着高万林的目光投向乔扬他们车子远去的方向……

    (全文完)(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