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歌缈缈似烟波 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日缈音坐在屋前树下的石凳上卜卦,右手推算着从西边山上的一个小地仙那里抢来的玉算子,左手手指翻飞推算着,算着算着缈音嘴角现了一丝冷笑。

    “终于要到了吗?”缈音算出自己不日将有一个飞升的机缘。

    “上仙?上仙是不是就可以出了这个地儿了?”缈音收起灵力,闭眼冥想了起来。

    院子外的小喽啰突然急匆匆的冲进来,缈音倏地睁开眼睛。“怎么了?慌什么?”

    “仙人,南边边界突然山崩了,好像是那里面的东西要出来了?”

    “南边?”

    “对,大家都乱套了,那个东西一出来我们都得死啊!”

    “机缘到了。”缈音笑着道。

    “仙人您说什么?”

    “我去看看。”

    “欸!仙人,您不能去啊!很危险的!”缈音也不搭理他就掐了诀飞向南边去了。

    南边的山崩比缈音想象得更加厉害,看着即刻里面的东西就要出来了。

    “你是何人?为何在此?”缈音身后有人说道。

    缈音转身看去,见是一个飒爽的男子悬于空中,黑衣如墨,束发高冠,倒是个俊俏的模样,只是他手中的龙纹剑暗示着这个人并不平凡。

    “在下刹罗,是个发配在蛮荒的小仙,阁下是?”缈音深知此人来自神界,并不表明身份,须得探明来意。

    “刹罗?我乃神界的丛瑾殿下,奉命来收服魔物。”丛瑾有些愣了一下,这个刹罗不似寻常仙人,面容姣好却面带狠气,身有紫光却又戾气缠身,不像寻常仙人超凡脱俗倒是像个魔族。不知怎么形容,就是个不像神仙的神仙。

    “原来是丛瑾殿下,在下失礼了。”缈音微微低头行礼,这才意识到这个是天帝唯一的儿子,神界的丛瑾殿下。

    “无妨,你来何处所谓何事?”

    “与殿下一样。”

    “哦?同我一样?”

    “正是”

    丛瑾还欲再问,就见缈音已经转过身看向山的方向,不再接话。不由得有些疑惑,怎么这个小仙的名号如此的怪异,人也这么怪异。正想再探知什么的时候,山体已经崩开了,里面的魔物跃了出来,还未及反应,眼前的人已经飞了过去,丛瑾连忙赶上。

    只见缈音立于山巅,左手掐诀,右手幻化成剑向魔物砍了过去,丛瑾急忙提剑上前相助,几个回合之下,那魔物竟是被缈音给生生压制住了,丛瑾不由觉得更奇怪了,怎得这个小仙的修为竟如此高,完全不需要自己便能压制魔物。

    “你此番出来,便是寻死!”缈音说完,双手掐诀,身上紫光大盛,仙气萦绕,幻剑变大了几倍,直指魔物眉心,几乎是片刻便穿过魔物整个头部,顷刻间魔物便已消散。

    丛瑾更是愣了,怔怔地在原地盯着渺音。

    此时缈音身上金光发散,照亮了整个山体,眉宇间竟是有了些许变化,忽而三道天雷劈在渺音身上,几乎是片刻之间,缈音竟是飞升成了上仙。

    “你....你究竟是何人,竟能在蛮荒之地飞升阶品?”

    “刚已经向殿下介绍过了,在下刹罗,是个发配的小仙。”

    此时缈音已经气定神闲落地,体内运行一周天发现经脉通畅,五感灵敏异常,整个蛮荒之地一草一木尽收眼底,不由伸手接着眼前飘落的尘埃,竟发现有些许触感,叹道:“原来上仙是这样子的。”转过身对身后的丛瑾道一声‘告辞’便掐诀远去,丛瑾还有许多疑惑未解便只得随即跟上。

    缈音刚一回到院子,便打发走了一众喽啰,悠哉游哉的在院中坐下烹起了茶来,院外微风浮动,缈音微一挑眉,嘴角噙了一丝冷笑道:“殿下既然来了,便进来饮一杯茶吧。”

    丛瑾只得带着一丝尴尬走进院中,看着坐着的缈音不由得打量了起来,只见眼前的女子着一身湖蓝色长衫,头上挽了个灵蛇髻,只斜插了一根玉簪做装饰。肤若凝脂,长发如瀑,姿色虽不如一众女仙出色,但身上透露着一股子邪气,当真是与寻常的神仙不同。但面上那双眼睛令人移不开目光,虽然微垂着,依然可以感受到投射出来的灵动与精明,不带一丝感情却又宛如世上万般铅华皆存于此。

    “殿下看够了便还请坐下饮一杯茶吧。”缈音打断了丛瑾的目光道。

    “咳...咳,失礼了。”

    “蛮荒简陋,还请殿下将就着些。”缈音说着抬了一杯茶到丛瑾面前,抬头打量了这个神界的殿下一眼,觉得这个殿下与传闻中也不甚相同。这六界无人不知这位殿下的大名,天帝天后膝下唯一的儿子,自小便被寄予厚望,如今不过两万岁,便是已战名晓喻天下封为丛瑾神君,更是传言其英俊貌美,令神界一众女仙倾心不已。不过,在缈音看来,英俊是不错,但也达不到一见倾心的程度。

    “你之前说你叫刹罗?怎的取了这个名字?”丛瑾说着吹了一口茶面,感觉一股浓郁的茉莉花香扑面而来,伴着淡淡的茶香,竟觉得比神界那些千挑万选的精致的茶叶还要香上几分。

    “看来殿下来蛮荒是来调查小仙的?”

    “本君此番是奉命来降魔的,也是得了个积攒功德的机缘,却不料被你抢先了。”

    “哦?如此便是小仙的不是了,在这儿给殿下告罪了。”缈音微一拱手,脸上却无半分歉疚之意。

    “无妨。本君看你跟骨上佳,是因何发配至此?”

    “小仙不知。”

    “你竞不知?”

    “小仙自记事起便在此地,迄今已两万多年了,就算是知道如今也记不大清了。”

    “即是如此,可曾想过出去?”缈音微一挑眉,觉着这个殿下莫不真是来试探自己的?想来这神界真不是好相与的,想来是要小心应对了。

    “上仙!上仙!大事不好了!”缈音还未答话便看那些喽啰又是破门而入,刚心生不悦便觉地动山摇了起来,立即屏息探知起来,发现先前魔物破出引起山势崩塌,竟连带整个山脉震荡,怕是整个蛮荒东界即将毁于一旦,不由抬头望向丛瑾,只见丛瑾眉头紧促,竟也是一片焦灼之色。要知这蛮荒东界接壤魔界,虽数百万年来与各界相安无事,但近万年来作为唯一可与神界抗衡的魔界一直都是神界的眼中钉,在各自安好的表象下暗潮涌动。更何况当初危害四方的四大凶兽镇压在此边界附近,如若不小心动摇了封印,那这六界怕是要动荡了。

    想到如此,缈音想起这两万多年的莽荒生活,这每一处山脉树林无不知晓,想要保住封印也不是做不到,只是要费些功夫。这刚得了飞升的机缘,此番又是得了积攒功德的机会,是否是上天给予机会让自己出了这蛮荒?想毕便踱步到丛瑾身侧道:“殿下还在想什么呢,走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