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歌缈缈似烟波 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白芊芊入住青园的这几日总是单独地到处寻着淮歌,却总是找不到人,问了园中的下人也没人知道,垂头丧气的只好去前院准备喝喝茶。哪知还未走到,就远远的看到缈音和淮歌两人坐在树下石桌不知在干什么,心里更是添了堵。

    “白芊芊来了。”淮歌执着一颗棋子道。

    “别管她。对了,我这该怎么下,你快教教我。”缈音着急道。今日难得学了学下棋,缈音以前只是看过别人下,自己却从未学过。小时候也想要学,可是白父总是说这种附庸风雅之事不适合她,也不让其他人教习自己,慢慢地也失了兴趣。现下淮歌倒是心情极好的教自己,虽然总感觉这一幕似曾相识,但很快就被淮歌讲解的棋艺吸引了过去,便也沉浸其中乐不思蜀。

    “你走这儿。”淮歌轻拉过缈音的指尖落下一子:“这便是将我困住了。”

    “这样啊。”缈音看了看棋盘,也是会心一笑。原来也不是很难,也许是淮歌教得好,不过半日缈音倒也领会了许多。

    白芊芊走了过来,见二人如此和谐也是不忿,出声打断二人:“姐姐现下学会下棋了?爹爹以前总是说姐姐不够风雅,现在倒也有几分了。”

    缈音连眼皮也懒得抬一下,只顾着看着棋盘,语气平和道:“你还记得你有个爹爹?”

    “妹妹自然是记得的,只是如今妹妹孤立无援又寄人篱下也是没有办法。”白芊芊心里是巴不得抽缈音几下,但顾着淮歌在,也只得故作伤心道。

    “哦,你还知道你寄人篱下。”淮歌听到这句话也是摇了摇头笑了一下,觉得缈音倒还是那个不吃亏的样子。倒是白芊芊脸色更加难看了,看了看淮歌似是并未在意到自己的窘迫,也还是定了定心。

    “公子喜下棋?芊芊不才倒是会几分,可陪公子下几局。”

    “我只是喜欢教音儿下棋。”淮歌不耐道。

    白芊芊身子僵了僵,再也搭不起话来。倒是淮歌觉得白芊芊在此甚是碍眼,只得看向缈音,见缈音还沉浸在棋局中,微微蹙眉的样子甚是可爱,心下也是宽慰了些,缓缓落下一子,也不再介意一旁的白芊芊,安心的陪着缈音。白芊芊站了一会,觉得心里的愤怒要似要喷发了出来,忍着没失了分寸跺跺脚走了。

    “欸,你好像特别讨厌白芊芊。”缈音收起棋子问道。

    “对你不好的我都讨厌。”淮歌认真的看着缈音说道,缈音低头笑了笑,认识不过数日,自己与他的默契像是相熟已久一样。像是终是下定了决心了般,缈音终于还是问了出来:“淮歌,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你到底是谁,怎会认识我,我们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

    淮歌叹了口气,还是缓缓的说了出来:“我原魔界三殿下,现继任魔尊。与你于三百年前泗水河畔相遇,我一见你倾心,本想与你厮守,奈何天道轮回,你为镇压上古凶兽以元神献祭,终只留下一魂一魄幻化为人。”

    “哈?”缈音现在可是愣了,这什么跟什么啊,淮歌是魔尊?魔族头子?自己三百年前就与他相遇后来还死得这么惨烈,一下缈音是真的呆愣了。虽是难以置信,但还是忍不住问道:“那我是谁啊?”

    “神界的缈音神君,泗水水神。”

    “我这么厉害?”缈音更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自己可是连白芊芊都不过,哪里像个神:“淮歌你难不成真和那老头是一伙的,都说我前身怎样,但我真的是有些无法接受,我不过是个很普通的凡人啊。”

    “你如今神力尽失,徒留一魂一魄,自是什么也记不起。之后我会教你慢慢修习,一切过往你自会知道的。”

    “修,修什么?”

    淮歌笑笑不语,也不知告知这一切是好是坏,但也知这些也瞒不住的。凡人缈音虽是失了神力,没有往昔记忆,但自己感觉得到,白府的环境虽然造就了她泼辣的性格,但淮歌时时还是看的往日那位缈音神君的影子。淮歌低头苦笑了一下终还是开口道:“我会教你如何修回仙身。”

    “成仙真这么容易?”

    “自是不易,但你一定可以。”

    缈音感觉脑子快有一些不够用了,自己知道的是,上古时期,盘古开天辟地分化六界,诸神坐落神界以天帝天后为尊,建立以地仙,散仙,上仙,上神为阶品,元君,神君,帝君为封号的神界制度统辖六界。万年后仙界,魔界,妖界,人界,鬼界相继出世,以神界为尊各自相安无事。但现在一个号称魔尊的人坐在自己面前告诉自己前身是神,重要的是自己还有点喜欢他,这真真是复杂至极。

    “那什么容我回屋缓缓,我先好好想想。”说完缈音也不等淮歌回话就匆忙回屋去了。

    缈音在屋内辗转反侧,百思不得其解,总觉得这一切太不靠谱了。整整想了一夜,缈音似是接受也似是未接受还是起了身,恍恍惚惚的准备去用些早膳,却看到外院白芊芊似是在对着淮歌拉扯一般,不由得轻步上前去。

    “公子,为何总是避着芊芊?却总和姐姐在一处。”

    “。。。。”淮歌没说话只是一脸不耐想要走开,却被白芊芊拉住了衣角:“公子,你一定是还不熟悉姐姐,她是个蠢笨的,自小就不得爹爹喜欢,什么也不会,还得了个臭脾气。公子可千万别被他蒙蔽了。”

    “还有呢?”

    “还有她与魔族有染,大逆不道。芊芊不才作为一个降魔者一再容忍她,都是顾念着儿时情谊,公子可曾知道她的真面目?”白芊芊见淮歌似是有些兴趣听,开心之余缓缓说道。

    缈音在一旁不由得扯开了嘴角笑了笑,这个白芊芊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殊不知她口中的魔族就是她面前这个人。缈音起了看热闹的心思,靠在一边墙上悠闲的看着两人。

    “与魔族有染?”

    “对,正是因此被白家赶出家门,剔除族谱不得再冠以白姓。”

    “哦。”淮歌听到此似是更不耐烦了,想要走开。却不料白芊芊见此连忙赶上前去,小跑几步似是往淮歌身上倒去,淮歌一个转身,白芊芊没有靠上反而是摔在了地上。

    “你烦不烦!”淮歌恶狠狠道。

    “公子为何这样说芊芊?芊芊只是心仪公子不愿公子被蒙骗,再者芊芊如今得公子收留,自然是要报答公子,为公子着想。”

    “若不是音儿,你以为你还能留下?”

    “芊芊自知是姐姐先认识公子,但芊芊自认不差于姐姐,公子为何眼中只有她?芊芊知道公子是良善之人,所以愿能随侍公子左右,为公子排忧解难,报答收留之恩。”

    “你若再做纠缠,就给我滚出去。”白芊芊听闻到此,更是泪水涟涟,满脸的楚楚可怜看着淮歌,心里却把缈音骂了个遍。但想到自己如今无依无靠,这个淮歌又似有权势之人,面容姣好也是白芊芊喜欢的样子,不由得更是作起了姿态,轻捻衣袖试了试眼角的泪,轻声道:“公子知道姐姐与魔族有染还如此护着姐姐,必然是被姐姐妖法所惑,芊芊可以为公子解开这魔障。”

    说罢,白芊芊起了身,衣袖中拿出曼陀罗香,走近淮歌,想要以此迷惑淮歌。却不料淮歌早已看出,一挥衣袖,将白芊芊打了出去:“别给我玩这些把戏,你现在就给我滚出青园。”

    白芊芊擦了擦嘴角咬牙切齿道:“淮歌!你如此执迷不悟于一个与魔勾结妖女,你会后悔的。待我料理了与她勾结魔族,你自会后悔来求我!”

    淮歌闻言,似是再也忍不住怒气,全身释放魔气恢复真身,一身黑衣伫立,黑发如瀑垂至腰际,全身黑气笼罩犹如地狱爬上来的修罗:“与她勾结的就是我,你来料理试试?”

    一旁的缈音看着淮歌的样子,倒没觉得害怕,反是觉得诡异得好看,像是那嗜了血的曼陀罗在黑夜中绽放一般,瑰丽明艳。

    白芊芊这次是真被吓到了,而且感应到淮歌修为不低自己绝不是对手。颤抖着后退了退,不敢言语。而后淮歌一挥手,黑气掠过白芊芊,人即刻消失无踪。白芊芊消失后,淮歌收起魔气,抬头看向缈音,眼神难以言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