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歌缈缈似烟波 二十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淮歌看着面色古怪的缈音脸微微红了红,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缈音轻轻一笑,自己还能逗得到他,也是第一次:“想什么呢,看顾我自然是帮我上药啦,不然等着看我脸坏掉吗?”

    “额,好。”淮歌拿起瓶子,端了凳子挨着缈音坐下来,轻轻拿着瓶中准备的小木棍挑起一点药,手及其轻柔的为缈音上着药。缈音微微侧目看向淮歌,淮歌本就长得及其好看,特别是那双似水般的眼睛道不尽的千言万语,长长的睫毛投射在眼下形成一片阴影,更是显得淮歌清瘦了些。药冰冰凉凉的倒也不痛,只是缈音还未皱眉,就只见淮歌眉头紧皱着,手下却更是轻了起来。恍惚间,缈音似是看到了那时的自己般,不由自主的抬手抚平了淮歌的眉头。

    淮歌手顿了顿,抬眼看向缈音,觉得这一幕怀念得就像昨天:“音儿你。。。”

    “那时的缈音,从来都是不忍让你有一丝忧虑的,连眉头也舍不得让你皱一下。我虽不是从前的缈音,但现在的我心情也是一样的。你别皱眉,是我不好,我太计较了。”

    “音儿。。。”淮歌闻言更是觉得心下鼓动如雷,更是生出了一股愧疚:“对不起,是我太着急了,忘了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也忘了你这一世是重新开始的。我总拿从前的你来去衡量你,是我不对。”

    “淮歌啊,我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

    听到这句话的淮歌思绪像是回到了三百年前。那时缈音伤刚好,淮歌和缈音还有书离蔓蔓一起去喝了点酒,蔓蔓喝多了在那里不停的吐着内丹玩,书离只得去照顾她。而缈音也是有了醉意,提着酒壶就拉着淮歌飞到了百里外一片桃林中,安顿好淮歌坐下后,缈音就在桃林中翩翩而舞,衣角翻飞掀起地上花瓣,漫天迤逦。

    那时满目的桃花带着清香窜入淮歌的鼻息之间,花中的缈音一身红衣,柳腰似盈盈一握,发丝纷飞似万般风情。而本就容易蛊惑人心的双眸添了醉意更是暧昧迷蒙,淮歌看得更是醉了几分。有些累了的缈音靠着淮歌的腿坐在了地上,侧过头也是轻轻一笑说了一句:“淮歌,我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

    那时的淮歌听闻这句话,心上仿若被敲了一下,呼吸都瞬时一窒。再看着缈音拿着酒壶继续喝着酒,酒液顺着嘴角滑落,淮歌终是没法再克制自己的感情,什么神魔有别,什么神界神规,皆抛之脑后。轻轻揽过缈音,手指擦落嘴边的酒迹,心下一热就吻了下去。

    那是淮歌一直都铭记于心的记忆,现下想到还是感到情难自抑,再看向面前的缈音,觉得她还活着真好,看着缈音眼神依旧透彻明亮,淮歌心里就似决堤了般。抬手轻抚了抚缈音的嘴唇,轻叹了一声终于还是吻了上去。

    缈音呆楞了片刻才缓缓闭上了眼,放松了僵直的身体。淮歌感应到缈音放松了警惕,嘴唇微微一勾,左手按上缈音的后脑让缈音更加靠近自己,舌尖轻巧的敲开贝齿,化三百年的等待和柔情,与缈音的纠缠在一起。

    缈音歇息了数日,终于是感觉好了许多,且淮歌一直提到蔓蔓和书离在等着自己,便也没来得及与丛瑾打招呼就先回了青园。刚进青园就见蔓蔓奔了过来,拉着缈音看了一圈才放下心:“音儿啊,你可是要吓死我了。”

    “没事儿,我这不是伤惯了吗?”

    蔓蔓和书离对看一眼,书离出声道:“你可是想起什么来了?”

    缈音慢慢走下,斟了杯茶缓缓说道:“倒不是想起来了,只能算是看到过了一些过往,像是我的过往。”

    书离:“那现在魂魄恢复到几分了?”

    缈音:“先前丛瑾殿下为我灌注灵力修成半仙身,又拿了寻魄灯注入了两魂一魄,加之玉玦中吸收的灵力,现下或是有了三成吧。”

    书离:“那想必神界也是瞒不住了。”

    淮歌:“想必丛瑾回去就是处理此事,神界是断不能知道音儿的存在的,如今音儿元神不全是无法与其抗衡。”

    缈音:“我知道的是神界以前确是对缈音神君多加利用,也忌惮不已欲除之而后快,但我如今已然这样了,神界还会对我如何?到底三百年前是发生了何事?”

    “你若真想知道,等我从魔界回来便讲与你听。”

    “你此去是有急事?”

    “说到此,倒是也应该告知你,你人界的养父,我已经找到,只是关押他的人不肯放,所以我得亲自去一趟。”

    “是何人?”

    “魔族摄政王。”听闻淮歌说到此的蔓蔓和书离都是倒吸一口凉气,缈音见状便觉不妥,想必其中定是有许多曲折,心下一定便开口道:“我同你一起去。”

    “不可。”

    “那怎么说也是我的养父,且你是为我而去,我今天也算半个仙身,自然是能去的。”

    “音儿,魔界之事并非你所想这么简单。”

    缈音想了想,眼睛一眨:“那你可曾放心我在这儿,不怕神界寻着我?”

    “那。。。那既是如此,便一同前去吧。

    因着蔓蔓需得回妖界,缈音便催促着让书离一同前去,以便护送蔓蔓,书离无奈之下也得答应,所以只得缈音与淮歌二人去往魔界。

    刚到魔界的缈音的看着人魔边界处,遍想到数月之前第一次遇到淮歌之时,如今也是唏嘘不已,不过数月,自己经历如此多变故,看到了不少关于自己前身的记忆,现下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神还是人,叹了口空气,也就没做言语跟上了淮歌。

    刚到魔界大殿外,缈音就开始感叹,没曾想大殿比想象中还要气势磅礴。就是用琼楼玉宇来形容也不为过,跟着淮歌走进大殿,眼见殿内装饰也是锦绣斐然,缈音不由感叹道:“淮歌,你这魔尊当得也是有滋有味嘛,啧啧,看看这殿内气势恢宏,便是人界的皇宫也是比不过的。”

    淮歌失笑道:“人界皇宫怎能与魔界大殿相比,便是与那神界的天宫也可比肩。”

    “那是,我看到的神界天宫也不过尔尔,远不及你这里奢靡。”

    “所以音儿觉得我这魔界也及得过神界?”淮歌略带期待的看着缈音,淮歌想什么缈音不知,不过说的话却也是过了自己内心的:“神也好,魔也罢,没什么区分,人心的善恶也不是身份就能分别的。就我看到的神界也不是多崇尚高洁,你这魔头也并不是作恶多端,所以啊,我也没觉得魔界比之神界有什么不好。”

    “呵呵,音儿倒是一如既往的是非分明。”

    “还好还好。那如今白父是在何处?”

    “我先将你安置好,自会去寻那摄政王,你在此等我便是。”

    “行吧。”

    缈音刚跟着魔侍到小殿内安置下来,正对着一根蜡烛整理着思绪,理着之前看到的错综复杂的记忆,想着那四万多年的刻骨铭心也可算是不堪回首了,还未想完,就见大门被大力挥开,同时听到一女子的声音响起:“我可是郡主也是尔等能拦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