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歌缈缈似烟波 十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闻言那名受伤的男子手微微握紧,稍一眯眼,似有起来大战之意。缈音立即出声道:“我缈音神君的地界也是尔等可以擅闯的?”说罢半眯双眼,狠戾之气骤然释出,语毕便已掐起仙诀,周身仙气萦绕,一把破云剑已提在手中。

    魔族首领立即会意连忙致歉道:“还请上仙见谅,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上仙竟是缈音神君,只是小的奉命捉拿魔族叛贼,还请上仙指点。”

    “此处乃我镇守之地怎会有魔族,只有尔等不知天高厚敢擅闯,还不退去!”

    “是,是,小的无知擅闯,还望上仙恕罪,小的们这就退下。”说罢一行人连忙退去。

    见魔息消散,缈音连忙蹲下查看男子,抬手为其止血,问道:“你怎么样了?”

    “多谢相救。”说罢还欲起身离开,缈音连忙搀扶住其摇摇欲坠的身体,焦急的说道:“伤成这样还想去哪儿,我既然救了你就得救好了才行,看你这样子也是躲不过他们,先去避一避。”说着就扶着回了青园。

    缈音刚踏进青园,便大声交代道:“绿萼去取热水和干净的袍子来,红烛去请药神!”

    “不...不必如此声张,惊动神界怕更招惹杀身之祸。”

    “对对对,我忘了,红烛去拿我之前治伤的方子煎药,还有取我的金丹来。”

    “是”两个仙娥连忙跑去办事,缈音扶着男子进屋坐下,想让男子躺下却被拒绝了。

    “上仙不必如此,我调息片刻就离去,不敢劳烦上仙。”

    “不怕劳烦,就怕你不劳烦。”

    “什么?”“魔族追杀你,这魔界你一时半会也回不去,我这儿神不管魔不来,你就留下安心养伤,伤好再说。”男子不语,抬眼看向缈音,看着她满脸的担忧之色,竟是不会拒绝了一般,道了声多谢便是已然昏阙了过去。缈音看向男子的面庞叹息了一声:“我知道这飞升的机缘是什么了。”

    待男子醒来时,已是三日之后,睁眼正欲起身,缈音急忙过来:“别乱动,刚好了一些。”说着慢慢扶着男子坐起来,还不忘往其身后塞了两个软枕,顺手端了一杯热茶来:“喝些茶润润口,可饿了?”

    “多谢上仙相救,还如此照顾,实在是.......”还未待男子说完,缈音就打断了话:“若是觉得不好意思就好好养伤,伤好了再报恩。”

    “上仙说的是。”男子听了缈音的话不由得笑了起来。

    “仙上,药熬好了。”红烛端着药进来,看男子醒了也是大喜:“这位公子可算是醒了,也不枉费我家仙上守了三日。”

    “上仙这....”“先把药喝了再说,红烛去弄些清粥小菜来。”缈音端过药把红烛打发了出去。

    “上仙,在下.....”

    “我不叫上仙,我叫缈音。”

    “缈音上仙.....”

    “我名字只有两个字。”男子一时语塞,只得先端过药来一口喝了下去。还欲再说时缈音竟已开口了“你叫什么呀?”

    “在下淮歌。”

    “淮歌?这名字真好听。”

    “因父亲于淮水之边遇见的母亲,所以得此名。”

    “那你父母亲一定很相亲吧。”

    “算是吧,我也不知。”见淮歌面露苦色缈音也不再问,只望着淮歌怔怔出神。淮歌对上缈音的目光不由得耳朵一红,轻咳一声说道:“缈音上仙,在下....”

    “仙上,粥好了。”红烛进来打断了淮歌的话,缈音起身来说道:“先填填肚子再说吧。”

    “好。”淮歌随即认真的喝起了粥来,掩饰着满满的心慌,时不时抬眼看下门外正与红烛说话的缈音,想着那日初遇,抬头看见这位上仙时的惊艳,感觉其出于世也不染于世,灵动又霸道,倒像是个魔族中人。想到此嘴角悄然浮起了一丝微笑。

    几日后,淮歌终于能起身,慢慢走到院子里,看见阳光下的缈音正在摆棋,眉头紧皱,似是遇见了什么难题,悄然走近,看见那棋盘上摆得错综复杂毫无章法,轻声笑言:“缈音上仙这摆得是何棋局?”

    “嗯?我乱摆着玩的,都说神仙爱下棋,我也试试能不能有这般风骨,不过实在是不懂其间的规矩,正烦恼着呢。”看着缈音一脸的愁眉苦脸,淮歌越发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快别笑了,快来帮我看看。”缈音嗔怪道。

    “好。”随即坐在了缈音对面,看向棋盘,又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你到底笑什么呀?”

    “下棋讲究结构和布局,你这胡乱的摆一通,是半分规矩也不讲。”

    “我这不是不会嘛,找来的棋谱跟着摆也是看不明白。”

    “我对棋艺倒是略知一二,我教你可好?”

    “好啊好啊,免得我自己乱琢磨。”说罢缈音扫空棋盘,一脸期待的看着淮歌。

    “棋子分黑白二色譬如阴阳,阴阳化合而天地生.......”缈音及其认真的听着淮歌讲解,竟是带着几分崇拜之意,听着谪仙般的人讲解棋道,竟是这般的享受。

    不知不觉中已是过了三个时辰,待绿萼来唤用膳时,二人才回过神。淮歌只觉着如此的缈音甚是可爱,与传闻中那个冷漠决绝的上仙一点也不相像,而这几日相处下来,看到的总是澄明的目光,温润的笑意,真不知传闻中那个上仙是否真是其人。而自己身上的伤好了许多,不知还能以此为由待几日,还未到离别之日竟已经开始不舍。

    饭后缈音又拉着淮歌在院中品茶,淮歌与缈音谈着昔日之事,淮歌也渐渐放下心妨坦明身世。原来这谪仙般的淮歌竟不是寻常魔族,是魔尊炎绝第三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