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宇小说网!!!
新宇小说网
首页 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女频频道 临时书架

有剑无道 第二十七章 怀璧即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幸好陈诚心有准备,他不知对方实力深浅的敌人,不敢将力道用尽。

    早已蓄势的灵力瞬间按浮游身法的行气线路运转,身体一轻,凌空借力,身体再度跃起。

    他回首一记欺霜掌力劈出,正中碧光,击得碧光缓了一缓,这才看清发出碧光的是一枚珠子。

    那珠子没有击中陈诚,在空中转了半圈,调整了方向,再度化作一道碧光向陈诚击来。

    人最怕未知之物,见了碧光本体,陈诚心中大定。

    他展开浮游身法,在屋顶一路飞跃,向程府逃窜,一边回掌击向碧光。

    他掌力凝练,虽不能挡住碧光,但每次发掌,都能击得碧光缓上一缓,或是稍稍一偏,总能在毫厘之间避过碧光。

    灰衣人祭出心神相连的碧玉珠追击,本道三两下就能击中陈诚,稳稳地将人拿下,没想到竟是这种局面。

    他跟着追击上去,看见场中追逃,暗暗心惊陈诚掌力不凡,竟能稍稍抵挡自己祭出的法器。

    待看到陈诚一路奔逃,头也不回,每次回掌,必定能击中宝珠,每次转折,都恰恰避开碧玉珠的追击,分明是未卜先知,料敌机先的秘法在发挥作用。

    若能得此秘法,自己足以横行明气中期境,便是明气七层也敢斗上一斗。到时出了丹阳,去往青州,说不定还能闯出一番名堂来,心中贪欲更胜,一边御使碧玉珠,一边亲身去拿陈诚。

    他虽然分心控制碧玉珠,不能全力追拿陈诚,但也速度极快,不在陈诚之下,两者合力,顿时让陈诚大感艰难,渐渐难以躲避。

    才奔出两三里远,刚勉强躲过碧玉珠,背后便又一道掌力击来,避无可避,他反手一掌迎上去。

    掌力相碰,震得他手臂一阵酸麻,他本以为这一掌下来,自己手臂多半要折断,没想到只是这种结果,心中惊喜,借着掌力更加快速往前冲去,刚好躲过掉头击来的碧光。

    灰衣人越发心惊,自己堂堂明气五层修士,一掌下去竟然被一个明气一层的修士接住了!

    因知道陈诚身穿宝衣,不怕被打死了,他这一掌已经使出了全力。虽然不是法术,但两人对掌,纯以灵力做掌力,没有任何技巧可言,谁灵力强,谁便能胜。

    自己这一掌蕴含的灵力远胜于对方,可竟然只稍占上风,难道对方灵力比自己精纯得多?

    不可能!

    他早已打听得清楚,陈诚才开始修炼,连许多修行常识都不懂。

    自己修行数十年,在明气五层已经停留了十年,灵力也打磨了十年,早已精纯无比,丹阳郡同层次的修士中,没几个灵力有自己精纯。

    他一个刚修行的毛头小子,灵力精纯度怎么可能远超自己!

    难道这也是秘法?

    否则那日江中斗法,他怎么能以凡间武学抵挡住意禾门弟子的法术攻击。

    没错,一定是这样!

    想到陈诚身怀两道秘法,心中贪欲炽热,根本不去思考陈诚才初步修行,如何能练成他眼中神奇厉害的两道秘法,只一心追击陈诚,配合着碧玉珠,不停发掌击向陈诚。

    心中一边盘算,对方不过明气一层修为,又要全力奔逃,能抵得住自己几掌;一边咬牙暗恨,若非法术需要一点时间准备,没法见机配合碧玉珠,否则非要用法术削断陈诚双腿不可!

    嗯,等下抓住了他,首先便打断他双腿。

    正追着,忽然看见陈诚突然停下不动,反而转过来朝他笑了笑。

    他本来就追击得极为恼火,这瞬间只觉这是低阶修士对自己堂堂明气五层修士的嘲讽。

    他念动一段法诀,同时控制碧玉珠狠狠地击向陈诚,恨不得将陈诚轰杀成渣,这时他甚至忘了要夺取秘法的事了。

    法术和碧玉珠眼看就要触及陈诚,这时他脚下升起一道土黄色的光芒,碧玉珠和法术落在黄光上,如泥牛入海,消失得无影无踪。

    “尘光罩!何青山--”

    灰衣人看见土黄色光芒,立时便认出这时何青山成名法器,既能护身,又能困敌的尘光罩。

    他环顾四周,大惊失色,自己鬼迷心窍般,不知不觉竟然已经追到了程府,赶忙念动法诀,想要召回碧玉珠,好立马退去。

    只是念动法诀之后,心神间感觉碧玉珠稍稍挣扎了一下,便一动不动。

    随即想起,玉珠在追击陈诚过程中,自己心急,一直没来得及收回玉珠补充灵力,直到此时,碧玉珠正面撞进尘光罩中,本来所剩不多的灵力顿时耗得精光。

    虽然还与自己心神想连,但没了灵力支持,根本无有可能召得回来。

    想到自己堂堂明气五层修士,偷袭没抓住明气一层的陈诚不说,光明正大的追了七八里远,都还抓不住他。

    不但抓不到人,还丢了心神相连的法器,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心念及此,贪欲、羞恼、愤恨、怨毒等,各种负面情绪一齐爆发出来,顿时一口鲜血喷出。

    何青山苍老的声音从院里传出:“道友既然来了,何不下来坐坐。”

    灰衣人恨恨道:“好!好!何青山,好本事,我记下了!”说罢一个纵身,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陈诚方才一番逃遁,对方修为远胜于他,又有法宝协助,虽然未曾伤到他,但也凶险异常,令他精神高度集中,犹如在悬崖上走钢丝,稍有失手便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此时见灰衣人远去,绷紧的神经才渐渐放松下来,顿时感到一阵疲惫,他见周身黄光隐没,化作一个泥碗模样,装着那颗碧玉色的珠子飞入院中,便跟着跃了下去。

    院里只有何青山一人,手里端着刚刚飞下来的尘光罩,坐在亭前。

    见到陈诚下来,他长叹一声,道:“想我何青山一生,从来都是与人为善,被人笑称留得青山在,何来生事端,不想到头来反倒交了恶,唉!”

    陈诚躬身行了一礼,道:“多谢前辈解围,这事因晚辈而起,自由我一肩承担。”

    何青山看向尘光罩里的碧玉珠,脸色惨淡,道:“若是他人到还好说,这碧玉珠冯银淡是个凶狠毒辣,心气狭窄,睚眦必报之人。

    老夫寿元将近,已经没两年好活了,到没什么好怕的。只是他奈何不了我,必定会把气撒在程家,老夫一去,程家必定遭殃,庇护程家是我一生心愿,程家若是遭难,老夫便是死了,也无法安息。”

    陈诚听何青山言语颓废,想起自己与冯银淡对掌时,对方并未胜过自己多少,对方所强的,不过是法术和法器,自己学会了法术,未必便输于他。

    他心中升起一股豪迈之气,道:“何老放心,晚辈既然承诺此事由我一肩承当,便绝不会令程家受牵连。他今日追杀我,他日我必杀他,他一日不死,我便一日不离程府。”

    何青山听到此语,大为欣慰,和颜道:“能得小友这般承诺,老夫别无所愿。”

    他将尘光罩里的碧玉珠取了出来,递给陈诚,道:“既然冯银淡的恩怨,小友一并接下了,这碧玉珠也当归小友所有。这是一件攻伐法器,小友可将珠内冯银淡的神念印记炼去,烙下自身神念印记,将之炼合成自身法器,这炼合之法,小友可会么?”

    陈诚接过碧玉珠,点点头,示意知道。

    自家练气功法是简单粗略了些,但提起烙印神念,炼合法器,那可了不得,核心功法中炼剑密要篇,他粗略看过,光是炼剑之法就有十余种,至于烙印神念,炼合法器,那不过是其中一个步骤,方式更多。

    何青山交代完这些,心情便彻底放松下来,奇道:“这冯银淡乃是散修,常年居于鹞子岭,甚少出现在丹阳城内,他怎么会追击你?”

    陈诚将事情经过,乃至杨阳所言,自己遭人怀疑身怀秘术,受人觊觎的事也说了。

    何青山眉头皱起,沉吟道:“这却是我疏忽了,我知道你是清灵之体,他人可不曾知道,自然认为你身怀秘术。

    想不到你清灵之体如此强大,明气一层修为居然能在冯银淡明气五层修为下,逃出七八里远不被抓住,别说丹阳城,便是整个青州,数十年来,我也没有听说过谁有这般了不起的成就。”

    他惊叹了一阵,才接着道,“要解决这事,照杨阳这女娃所言去做,确实最为方便简单。但却不适合在争仙法会上展示你的体质,争仙法会是由青华别府府主主持。

    若是让他知道,在丹阳郡有位罕世之资未被发现,转而成了不知名门派的弟子,岂不是让他难堪,说不定让青华派知道了,还会令他受处罚,那他岂会让你好过。”

    陈诚询问:“那该如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