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宇小说网!!!
新宇小说网
首页 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女频频道 临时书架

《惜春是个佛修[红楼]》 27.小胖拳头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因着这边是昭华长公主的院子, 宣平侯老夫人不敢多过来, 因为长公主根本就不会给她面子。长公主拥有自己的公主府,想住在宣平侯府就住在宣平侯府, 想去公主府就去公主府。

外人也不敢多说长公主的不是, 加上宣平侯老夫人得罪的人也多,那些人只会道是宣平侯老夫人又作妖了。

若不是宣平侯老夫人还活着, 又不肯分家,不然, 这家早早分了也好。宣平侯老夫人就喜欢用孝道说话, 昭华长公主也不怕宣平侯老夫人, 这样的人,也就是在身份不如她的人面前作妖, 遇见身份比她高的人, 就不敢闹腾了。

“过些日子,我们应该就搬到公主府住了。”昭华长公主笑着道。

以前,宣平侯老夫人闹闹就算了,这一次竟然惹得张老夫人如此,还这么匆忙地要带走泰安郡主,指不定是发生非常不好的事情。若是涉及泰安郡主, 只怕宫里不可能没有反应。

等到那时候,她带着夫君和孩子搬出宣平侯府,跟宣平侯分家, 这也没什么。宣平侯老夫人也不能总是拿孝道说话, 没有人会一直忍耐宣平侯老夫人的。

贾惜春歪着头看着昭华长公主, 这可以,那么小哥哥以后就不用担心娶不到小娇妻了。就宣平侯老夫人那样的个性,谁愿意有那么一个祖母啊,跟这样的人住在一起,哪怕有一个脑子清明的婆婆,那也不好受。

毕竟住在一起的长辈真的是防不胜防,一不小心就给你夫君弄一个红袖添香,那你到底是吵,还是不吵,还是乖乖地给夫君纳妾呢。

啧啧,贾惜春表示她要走了,挥挥白胖的小手。

“再看吧。”她可不是用几块糕点就能收买的,贾惜春表示她娘真的没有必要紧紧地抓着她的小手,她的小肚子已经填饱了,不打算藏糕点的。

哎呀,小孩子也真是委屈,不就藏了几次么,现在就被各种防备。

贾惜春想她终于明白小孩子为什么总是要藏,明明不吃也要藏,这都是在跟大人较劲。你不让我藏,我偏就藏,还不让你发现。

她认为自己可以写出一本幼儿研究手册了,可惜自己是个假孩子,不具备参考价值。

“还有其他的糕点,你没吃过的。”谢长云见贾惜春一副不感兴趣的老成模样,故意道,“软软糯糯的,比你的小手还软。”

“胡说!”贾惜春原本两眼发亮,等听到对方的比喻后,立马拉下脸。

“糕点可以咬下来,你的小手可以吗?”谢长云笑着看着贾惜春。

“不可以。”贾惜春有些愣。

“这就说明你的手不够软,没有糕点软。”谢长云分析,“不然,你试试。”

贾惜春纠结,那她是不是应该咬一下小手试一试,眼前这个人就是一个坏蛋,“忽悠我啊。”

她才不去咬白白胖胖的小手,小手是小手,又不是白白的馒头,休想忽悠她。

“走,走,走。”贾惜春摇晃着张老夫人的手,她才不跟一个八岁的孩子计较,太降低格调了。

“公主,那我等就先回去了。”张老夫人道。

“等搬去公主府后,泰安可以常来玩。”昭华长公主对张老夫人点点头,又转头对谢长云道,“别逗人家小姑娘了,回去逗逗你弟弟。”

谢长云想到自己的弟弟,再看看白白胖胖的小团子,弟弟一点都不软糯,他觉得自己的弟弟才是假孩子。

随后,张老夫人就带着贾惜春离开了,贾惜春走了几步后,谢嬷嬷就抱起她。被抱起的贾惜春,正好趴在谢嬷嬷的肩膀上,瞧见谢长云,又朝着他吐吐舌头,小鬼,等我长大了,看我怎么忽悠你。

谢长云看着贾惜春那样,不禁笑了。

颜控的贾惜春表示小哥哥犯规,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小哥哥,笑起来还是挺好看的。哎呦,不能,她得坚定一点,欣赏美可以,但是她绝对不会对小哥哥动心的。

颜控可以,花痴要不得,贾惜春在心里画了一个大叉叉。

昭华长公主看着儿子笑了,便道,“人都走了,不如看你弟弟。”

“天天看。”谢长云真的是天天看到他弟弟,每天都要被弟弟蠢哭,当然,他没有哭,只是哭笑不得。

“你弟弟都被你的冷脸吓到了。”昭华长公主轻笑,觉得今天的儿子才像是一个小哥哥,在他弟弟面前,哪里是小哥哥,分明就是大魔王。

“他是男孩。”谢长云强调,一个男孩子,以后得顶天立地,哪里能够那么傻,那么蠢。

“行,你就冷脸对他。”昭华长公主也不祈求谢长云如何,反正这个儿子还是懂得要照顾弟弟,不让弟弟受欺负,不让弟弟走上歪路,冷脸也是一种关怀,“泰安不错吧,你说要是让她做你弟媳妇,如何?”

“不好!”谢长云皱眉,小胖团子跟他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弟弟?一点都不般配!

“为什么?”昭华长公主疑惑。

“弟弟没用!”谢长云直接狠狠地踩他弟弟一脚,像那么软软糯糯的小胖团子,就应该找一个能保护她的。而不是像他母亲那样护着他父亲,一点意思都没有。

“你是说你父亲无用吧。”昭华长公主黑线,这个儿子就是如此。

“不,不嫌弃,子不言父过。”谢长云正色。

“那你看泰安适合什么样的人?”昭华长公主开玩笑道,“你这样的?”

谢长云思考了一会儿,点点头,“可以。”

“……”儿啊,为娘错了,你的脸皮一如既往的厚,昭华长公主嘴角微扯,却也没有把谢长云的话当真。

小孩子嘛,逗一逗就是了,哪里能把什么话都当真。

张老夫人一行人很快就回到威烈将军府,尤氏没有想到她们这么快就回来,还以为还要过上个把时辰。尤氏过来看张老夫人时,便瞧见她婆婆一脸冷色。

果然婆婆提前回来,就说明没有好事情发生。但是尤氏还是上前,“母亲。”

“无事。”张老夫人没有多说,“日后少去宣平侯府。”

张老夫人没有多说,尤氏也不敢多问,听了张老夫人的话,她便也知道怎么做了。宣平侯府本身就比威烈将军府得圣心,一个蒸蒸日上,一个落日黄昏,两家本就很少有牵扯。

尤氏本身也不喜欢去那些高门赴宴,她是继室,身份又低,加上府上本就落魄了。之前,她去过好几次有实权的人家,没少被晾在一边。可她也不能说什么,大家的身份都摆放在那里,大多数人不是跟身份相当的人聊,就是去高攀。

“是。”尤氏应声。

等出了张老夫人的院子,尤氏才敢去问秦可卿,别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出去了,还闹笑话。张老夫人不说,那是因为张老夫人带着秦可卿一块儿出去的,她可以问秦可卿,没有必要问长辈。

秦可卿自是说了,在张老夫人去接泰安郡主的时候,她也稍微打听了一下。便有那丫鬟说宣平侯老夫人身边的人去找泰安郡主过去,泰安郡主不肯过去,宣平侯老夫人才生气的。

那丫鬟是宣平侯府的,之所以跟秦可卿的丫鬟说了,那也是因为宣平侯夫人的吩咐。

尤氏听完之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宣平侯老夫人的身份高,侯府又比他们的威烈将军府厉害,侯府还有一个昭华长公主,婆婆就这么带着人回来,真的没事吗?

“祖母做的必不会有错的。”秦可卿嫁过来已经一段时间,自然明白自己的婆婆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只怕尤氏担心她们得罪人,要秦可卿说,得罪便得罪了,断没有在宣平侯老夫人说了那些话后,还上赶着讨好人的。

就算他们想要讨好宣平侯府,人家也不见得愿意让他们讨好。

泰安郡主还那么小,宣平侯老夫人就拿泰安郡主开刀,泰安郡主可是皇帝亲封的郡主。要是威烈将军府再退步,以后什么人都能欺负他们了。

秦可卿认为张老夫人做的非常对,要是今天是尤氏带着泰安郡主过去,只怕尤氏还没有这么果断,甚至可能在那里辩驳。但是这种事情没有辩驳的意义,多辩驳了,反而被人认为泰安郡主不好。

“这是。”尤氏哪里敢说秦可卿不劝阻张老夫人,更加不敢说张老夫人的做法有问题。

此时,张老夫人已经给贾惜春换了一身衣服,去去晦气。

“等你长大一些,再出去玩吧。”张老夫人看着女儿圆嘟嘟的小胖脸道,“省得被欺负。”

“不会。”贾惜春伸出小拳头,“揍。”

“就你小胳膊小腿的,能揍得过谁。”张老夫人摸摸贾惜春的头,后宅的女人斗争,不在于谁揍谁,而在于言语。女儿现在虽然懂得说很多话了,可也不是那些人的对手,女儿还小,哪里明白那些弯弯绕绕的。

张老夫人现在就特别不喜欢宣平侯老夫人,女儿又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宣平侯老夫人凭什么说那些话。就算贾珍研究经书,张老夫人也认为儿子这样很好啊,儿子没有乱搞,而是安心研究佛法有什么不好的。

何况儿子又没有出家,又没有扔下这个家不管,孙子又在巡防营。张老夫人认为这个家现在很好,没有以前的颓败,反而阳光向上了。

宣平侯老夫人的话着实过分了,要是遇上脑子不清醒的人,且又重男轻女的人,指不定就责怪女儿了。

张老夫人现在对宣平侯老夫人没有一丁点好感,至于宣平侯夫人,以后还是少接触微妙,毕竟昭华长公主一家子能搬到公主府去住,宣平侯夫人却不能。

不管宣平侯夫人如何,宣平侯夫人的女儿又如何,张老夫人都不可能跟宣平侯夫人有过多接触。在外面说说话或许可以,但绝对不可能送上门被宣平侯老夫人折辱。

不用等第二天,皇帝当晚就知道宣平侯老夫人的所作所为,他只想说宣平侯有这么一个糟糕母亲,让他真的很放心重用宣平侯,这说明宣平侯很难跟别勾结,宣平侯老夫人总在得罪人。

要是宣平侯老夫人得罪其他人也就罢了,但是是他这个皇帝亲封的泰安郡主就不行了。明空大师亲自认证过,泰安郡主是个厉害的人物,于国于家于他这个皇帝都没有危害,那么他自然要护着泰安郡主一点。

不能让那些人认为泰安郡主好欺负,今天宣平侯老夫人欺负泰安郡主了,明天又有人欺负泰安郡主。

皇帝当天晚上就去了皇后的宫里,皇后立即领会了皇帝的意思。皇后第二天就让嬷嬷去了宣平侯府,让嬷嬷训、诫老夫人,不罚老夫人做其他的,就让老夫人抄一百遍佛经。

宣平侯老夫人本以为皇后的人是来赏赐的,万万没想到,对方是来抄佛经的。

“嬷嬷可是说错了?”宣平侯老夫人不敢相信,比如对方其实是让她儿媳妇抄佛经,而不是让自己。

“皇后口谕,没有错。”嬷嬷冷声道,“老夫人还是反省反省自己做错了什么,泰安郡主那么年幼,何时得罪了您?”

嬷嬷说的非常直白了,要是宣平侯老夫人还不知道错在哪里,那真的是没救了。不过宣平侯老夫人有没有救都好,只要宣平侯老夫人别再去得罪泰安郡主就好。

宣平侯老夫人错愕,竟然是因为泰安郡主,泰安郡主那么小就知道告状,果然是一个小妖孽。这老人,要是不喜欢一个人起来,那就非常偏执,哪怕周围的人都说那个人好,她也依旧坚定的认为那个人不好。

就比如宣平侯老夫人,她现在就偏执地认为泰安郡主不好。

嬷嬷见宣平侯老夫人的脸色,便知道对方不是一个会悔改的人。不管如何,这一次之后,其他人都不敢入宣平侯老夫人那样欺辱泰安郡主。

其实当皇后得知宣平侯老夫人折腾泰安郡主的时候,她有点懵,泰安郡主才多小啊,怎么就跟宣平侯老夫人对上呢,两个人中间差距的岁数实在是太大了。

在正常的人眼里,这两个人应该闹不起来。甚至该说,泰安郡主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就被人当众批了一顿。

“老夫人要是有问题,就等抄完经书之后,再进宫问皇后娘娘吧。”嬷嬷道。

宣平侯老夫人哪里敢去问皇后娘娘啊,她本来就只敢在外头耀武扬威,根本就不敢在皇后这等人面前张狂。从宣平侯老夫人极少见昭华长公主就可以看出,她不敢得罪身份比她高的人,只会多得罪身份不如她的人。

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宣平侯老夫人被皇后罚抄佛经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那些人倒也不意外,特别是那些见到宣平侯老夫人嚣张面孔的人,还有宣平侯老夫人以前得罪过的人,他们都认为宣平侯老夫人咎由自取。

没瞧见泰安郡主出生时带的佛光吗?没瞧见皇帝亲封泰安郡主吗?没瞧见宫里总是赏赐泰安郡主吗?没瞧见……

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泰安郡主非常得宠,那些市井百姓也都知道。京城里就没有几个人明面上去得罪泰安郡主,要是不满泰安郡主得宠,顶多就是私底下说说,哪里敢跟宣平侯老夫人那样明着说,还当着那么多人面前说。

皇后派人训斥了宣平侯老夫人,皇帝紧接着又给泰安郡主不少赏赐。

贾惜春瞧着面前琳琅满目的东西,便觉得挺好的。没有受什么委屈,竟然就得到了那么多东西。

“我的,都是我的!”贾惜春挥着小胖手,“一个人哦。”

“对,你一个人的。”张老夫人好笑地道,有皇帝赏赐,便也让她放心许多。

宣平侯到底得圣心,宣平侯老夫人批了贾惜春,要是上头没反应,只怕就有人认为皇帝默认宣平侯府的举动,甚至暗示宣平侯府那么做。那么贾惜春日后怎么生存,只怕那些人都要笑话贾惜春了。

小孩子只知道得到了东西,却不知道其中暗藏的危机。

张老夫人想等到女儿长大一些,也得教导女儿这些东西。自己一定得活得长久一点,得多教导教导女儿一些东西,不能让女儿受人欺负。

想到这儿,张老夫人眼睛微红,女儿的亲爹在道观,兄长不顶事,侄子还在发展中,要是自己没在,尤氏那等怯懦之人必然不可能护着女儿,而秦可卿身世本身就有问题。

只有自己了,只有自己才能多护着女儿,张老夫人心酸。

“去把我房里不穿的旧衣服,拿去送给那些乞讨之人吧。”张老夫人转头对朱嬷嬷道,“库房里,若有陈旧的布匹,便也拿出去做些衣裳,分给那些人,再去庙里添些香油钱。”

张老夫人想要多做一些善事,让女儿未来顺遂一些。不管女儿是不是佛女,是不是有大能耐,她这个当母亲的,都得多考虑一些。

没有名头,都得给女儿赚些名头回来,让那些人知道女儿心善,不管女儿日后还能不能那么厉害,有一个好名声也能护一护女儿。当人母亲的,都希望自己为儿女考虑周全一点,总怕有什么漏掉,又再多想。

“奴婢这就去。”朱嬷嬷道,她做这事都做习惯了。但家里很少在外布施,因为名声也不能太高,这大善心还是得朝廷来。真是苦了主子,得为这个家想那么多。

“去,去。”贾惜春笑着道,做一些善事也好,功德多多的。她也有份的哟。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