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宇小说网!!!
新宇小说网
首页 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女频频道 临时书架

《妖妃来袭,请王接驾》 大结局,冲冠一怒为红颜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小秀因为伤心,心力交瘁。竟然一病不起。

小秀眸子黯然。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注定是这样的结局。

她是父皇母后疼爱的公主。

可是幸福。却是距离她好遥远。幸福是什么?小秀眸子恍惚了。

飞飞华丽的分割线

轩辕墨弘翻开书案上的奏折。他轻轻的拿起奏折下面那一幅画卷。

轩辕墨弘眸子颤抖,“小秀。小秀。听闻你病了?你最近可曾好些?”

轩辕墨弘眸子沉痛。“小秀,我答应了父皇。不会去见你。可是我的心。终是放不下你。”

轩辕墨弘满脑子都是小秀那张笑脸。小秀病的不轻。难道他都不能去看?处于姐弟情谊。他也该去看看。

轩辕墨弘轻柔的抚着画卷上的如花笑靥。喃喃。“小秀。小秀。”

飞飞华丽的分割线

轩辕墨弘着了便装。趁着夜色。他要潜入将军府里。去看小秀。

轩辕墨弘刚踏出大殿。迎面就撞上了太子妃萧晴雨。

轩辕墨弘眸子冷冽。“你怎么会在这里?”

萧晴雨眸光一闪。“你是要去看小秀公主?对吗?”

轩辕墨弘眸子复杂。“是又怎样?”

“你想去通报给父皇母后?”

萧晴雨眸子沉寂。“太子殿下。要小心。早去早回。妾身会在东宫等待太子。太子放心。妾身会为太子殿下做好掩护。”

轩辕墨弘眸中流光一闪。当真没想到萧晴雨竟然还会帮他?

轩辕墨弘眸子冷冽。“你为何要帮本太子?”

萧晴雨喃喃,“太子殿下终日为公主的事情伤神。妾身只是想让太子殿下不要那般伤心。”

轩辕墨弘禁不住多看了萧晴雨两眼。再也不逗留。毅然转身离去。

萧晴雨眸子沉痛。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你的心里永远都不会有妾身的位置?不论妾身怎么对你?怎么关心你?你的眼里。从来都看不到妾身。

萧晴雨脑海闪过宛心公主说的话。“太子妃。你要明白。这个世间只要有小秀的存在。太子殿下的心里。就永远都不会有你。明白吗?”

“你与小秀就是水火不容。本公主的驸马一心都在她的身上。她却苦苦折磨着本公主最心爱的驸马。她就是个魔鬼。勾走了驸马和太子的心。”

“你想要和太子好。就要想办法。让小秀死。”

宛心狰狞的说道。“父皇母后都偏心。我才是父皇的亲生女儿。父皇却是那般袒护那个捡来的孩子。担心我害死她。就将我关在他们的身边。我已然成亲。却不能和我的驸马在一起。你知道我这种孤独的心。有多么压抑。多么难受?”

“你也想变成下一个我?”

宛心眸中痛楚。“皇后娘娘何其精明。我终日陪伴在她的身畔。我想耍什么手段。都逃不了她的眼睛。我只能在这个冰冷的皇宫里度过。而你。你不同。你是谁?你是太子妃。将来可是要做上皇后的位置。母仪天下。”

“你当真愿意让这个眼中钉一直在你的面前闪?”

“墨弘深爱着小秀。永远都不会改变。不论你怎样礼让。不论你怎样照顾他。他的眼里。心里都是小秀。男人都是贱。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宛心眸子狰狞。“本公主深爱着驸马。可是驸马的眼里。心里。从来都没有本公主。只有那个践人,小秀。当初皇后娘娘救她。就是为了让她折磨我。”

萧晴雨眸子复杂。宛心公主说的话还在耳畔回荡着。萧晴雨内心极为矛盾挣扎。

当真要她去害小秀?她当真恨这个小秀。若不是这个小秀。她的生活不会这般糟糕。可是。宛心公主之所以被皇后娘娘困在宫里。也有驸马的意愿。

萧晴雨不想重蹈覆辙。像宛心公主那般。

萧晴雨只想默默的爱着他。不想做那些伤害太子殿下的事情。

萧晴雨不想做为了爱。而疯狂伤害别人的女人。她心底没有恨。根本不可能。她恨小秀。非常的恨,可是她又非常嫉妒小秀。好想成为她。得到太子殿下的爱。

萧晴雨眸中苦涩。她不想学宛心公主。让驸马厌恶。

萧晴雨抬头望着空寂的繁星。“太子。我只想陪伴在你的身边。我不会做伤害太子的事情。永远都不会。”

萧晴雨眸子坚定。“太子殿下。早去早回。”

飞飞华丽的分割线

室内的炭火烧的正旺。

小秀起身。望着室内那烧的正旺的炭火。小秀眸子复杂。喃喃,“墨弘。你与新晋的太子妃过的可好?”

小秀唇色苍白。眸中倒映着那炭火。浓郁的炭火在眸中弥漫。

“吱呀”一声,门倏然打开。

小秀眸子微颤。

抬眸朝着门口望去。

瞧见一人闪进。

小秀眸子恍惚。“谁?”

墨弘疾步靠近。“小秀。是我。”

小秀眸中尽是喜。唇颤了颤。压抑不住自己的惊喜。“墨弘?当真是你?墨弘?”

轩辕墨弘紧紧搂住小秀。她的身子竟是那般单薄。轩辕墨弘声音沙哑。“小秀。你怎么瘦成这番样子?小秀你病的当真好重?你的唇都那般白?”

小秀眸子恍惚。轻柔的伸出手指。摩挲着轩辕墨弘的脸。“墨弘。我没事。我没想到你会来。”

轩辕墨弘紧紧将小秀搂入怀中。好似要将她嵌入骨髓当中。“小秀。你这是怎么了?那个健康活波的小秀。去哪里了?逸轩竟然将你折磨成这个样子。我要杀了他。”

小秀眸子微微湿润。“墨弘。我们都答应过母后。不再见面的。”

轩辕墨弘眸子亮晶晶的。“小秀。听闻你病了。我当真担忧。我怎能不来见你?”

小秀眸子湿润。“墨弘。我们的爱是禁忌。我已然是残花败柳。你已然迎娶了新妃。”

“我们不该再见面。”

小秀手指颤抖。轻抚这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容。“墨弘。我们相爱。却不能在一起。我此生犯了最大的错。就是不该爱上你。你我是姐弟。你是太子。因为我。你会被天下人耻笑。”

轩辕墨弘眸子深情。再也无法抑1制自己的感情。弯下腰。轻柔的吻住小秀苍白的唇。本是浅尝辄止。却一发不可收拾。思念的味道。

弥漫在四周。

轩辕墨弘眸子深情。他是多么爱眼前的女子。如此相爱。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对她的爱。

二人吻的如火如荼。小秀本是推拒。压1抑的感情倏然被唤醒。小秀再也控制不住。回应着他的吻。她当真很爱这个男人。爱入骨髓。她当真是好累。就让她放1纵一回吧。

“你们在做什么?”逸轩狂躁的声音宣泄而至。

逸轩看着面前吻的动1情两人。整个人好似一把火焰要燃烧起来。逸轩浑身都在发抖。逸轩眸子冷冽。“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轩辕墨弘适才微推开小秀几分。眸子冷冽的瞧着逸轩。气势冷冽。

逸轩恼怒,“轩辕墨弘。她是你的姐姐。我的妻子。”

轩辕墨弘咬牙。“逸轩。你将她伤害成什么样子?你看看。她已然被你伤害的体无完肤。”

轩辕墨弘嘶吼。“你就是这样爱她的?逸轩?”

逸轩上前。想要将小秀抢回。轩辕墨弘却是将小秀护在身后。“逸轩。你伤害她如此之深。我再也不会放手了。”

“哪怕我冒着天下大不韪,我这次都要将小秀给带走。”

逸轩冷喝。“休想!!!”

逸轩冷冽的剑冲着轩辕墨弘而去。

轩辕墨弘不甘示弱。与其对打。

逸轩眸子冷冽。招招狠辣。一点都不留情。

逸轩眸子冷冷。砰砰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

小秀大喊。“墨弘。不要再打了。”

逸轩心底痛楚。她竟然那般在乎这个墨弘?当真要将他给逼疯。

小秀紧紧捂住心口。“不要再打了!!!”

小秀上前。轩辕墨弘方才住手。唯恐会伤到她。

小秀眸子疼痛。“逸轩。是我主动的。你不要敌1对太子。”

逸轩眸子狰狞。“你?”

猛然挥出巴掌就欲朝着小秀打去。

小秀眸子无惧。

逸轩最终却是没有下的了手。

小秀眸子沉痛。眼前倏然一黑。跌入了那黑沉的漩涡之中。

轩辕墨弘忙将她搂入怀中。“小秀。小秀。”

轩辕墨弘将她拦腰抱起。“逸轩。让开。”

“放下她。”逸轩恼怒。

轩辕墨弘冷喝。“本太子绝对不放。她是公主。你将她伤害成这般模样。好似一阵风都能将其吹走。逸轩。你伤她如此深。她害怕你的靠近。让开。”

逸轩被戳中了心中痛楚。

逸轩眸子痛楚。晦涩。

“我是太子。我一定竭力护住她。不牢你费心。若你当真想要鱼死网破。那么你觉的你有能力与皇族铁甲对1抗?”

逸轩咬牙切齿。

只能任由他们离开。逸轩拳头捏紧。手背上的青筋层层迭起。

想要追击。空中却是闪现皇族铁甲。

轩辕墨弘此番是故意的。故意来此要将小秀给带走。

逸轩心中痛楚。与皇族铁甲竭力打斗起来。

砰砰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

飞飞华丽的分割线

轩辕凌蒂怒看着跪在地上的轩辕墨弘。

轩辕凌蒂大怒。“轩辕墨弘。你竟敢将小秀从将军府中带回来?不惜动用皇族铁甲的兵力与之对1抗?朕是怎么教你的?”

轩辕墨弘眸子无惧。“父皇。小秀被他伤害的体无完肤。出于姐弟之情。儿臣也不能任由小秀这般被他伤害。”

轩辕凌蒂拳头捏紧。“轩辕墨弘。你自己惹的祸。你自己承担。”

“如今逸轩带着兵马在京都城下。要人。若你不交出小秀。他就要来个鱼死网破。若不是朕提早做好防备。他如此杀个措手不及。伤害的都是京都的百姓。”

轩辕凌蒂眸子冷库无情。“墨弘。你是怎么答应你母后的?”

轩辕墨弘咬牙。“父皇,儿臣自己做的事情。儿臣自己承担。”

轩辕凌蒂咆哮。“放肆。墨弘。你的任意妄为。让京都百姓受苦。这是你做太子应该做的?”

轩辕墨弘眸中深沉。“父皇。儿臣自己承担。儿臣哪怕受尽世间流言蜚语。儿臣都要力保小秀。儿臣马上就出征。”

轩辕凌蒂厉喝。“站住。”

“你为了一个女人,她可是你的姐姐。你们根本不可能。你要将小秀推至什么位置?将天下至于何地?为了你的姐姐。竟然甘愿冒着天下人的口水。去争夺。这样的骂名。你愿意承受?”

轩辕墨弘眸子痛楚。“儿臣哪怕不做这个太子。都要和她在一起。”

轩辕凌蒂怒不可遏。当真恨不得一掌拍死他。

“逆子!!!”

轩辕墨弘着了铠甲而去。

司徒雪茹疾步走入大殿。“凌蒂。小秀是墨弘命中的劫。无法更改。让他自己去裁夺吧。”

司徒雪茹眸中沉痛。当初救的人。竟然是她儿子的劫难。司徒雪茹心口复杂。沉痛。

飞飞华丽的分割线

逸轩骑在马背上。异常的英武。“轩辕墨弘。马上交出我的妻子。我就退兵。否则。就算杀尽天下人。我都要夺回小秀。”

轩辕墨弘着了铠甲。在城池上怒骂。“你如此伤害小秀。本太子绝对不会将小秀交到你手上。”

逸轩恼怒。“你依靠着皇族铁甲。才能从我手中将小秀给带走。我们单挑。你敢吗?”

司徒雪茹着了华丽的凤袍。冷冽的说道。“一个是周国的太子。一个是周国的少年将军。你们如此对峙。就不怕天下人笑话?逸轩。马上退兵!!”

逸轩眸子狰狞。通红。“皇后娘娘。微臣必须见到小秀。否则。绝不退兵!!!”

轩辕凌蒂迎风而立。“逸轩。你是不得多的的人才。当真要走上不归之路。”

“皇上。微臣一切都是太子给逼的。昔日。皇上为了皇后娘娘。可以舍弃天下。那么微臣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也可以不要天下人。”

轩辕凌蒂怒喝。“放肆。这是你作为一个少将应该说的话?”

轩辕凌蒂咆哮。“朕让你见到小秀。”

轩辕墨弘歇斯底里。“父皇?”

轩辕墨弘怒喝。“轩辕墨弘。你看看城池脚下。百姓流离失所。恐慌的样子。你为了你自己的爱情。这不被祝福的爱情。当真让天下人受苦。”

轩辕墨弘眸中痛楚。“父皇。他那般伤害小秀。小秀跟他不会幸福。”

飞飞华丽的分割线

密密麻麻的箭矢在空中飞旋。

司徒雪茹做梦也想不到。曾今的战场烽烟。有生之年。竟然还会再看到。竟然是他的儿子为了一个女人。司徒雪茹心中百感交集。

司徒雪茹拳头捏紧。轩辕凌蒂环抱住她。“雪茹。不要担心。朕已然做好防备。”

逸轩叫骂。“马上放小秀出来。”

墨弘怒喝。“皇族铁甲听令。马上将逸轩给抓获。”

皇族铁甲从空中飞越而起。

打斗厮杀的难舍难分。

司徒雪茹不想动用巫蛊之术。她被气的不轻。少年英才竟然会为红颜。杀入京都。

飞飞华丽的分割线

凄厉的声音嘶吼。“不要再打了!!”

小秀披散着发丝。就那般冲上城池。俯瞰着那个曾今的驸马。

逸轩大手一挥。“住手。”

小秀身子颓然。好似一阵风就能将其推倒。小秀眸子狰狞。“逸轩。马上退兵。”

逸轩怒喝。“你跟我回去。”

小秀冷喝。“父皇因为爱才。才没有对你斩尽杀绝。你竟然如此恬不知耻。”

逸轩咆哮。“小秀,究竟是谁恬不知耻?”

“不顾自己有夫之妇的身份。公然和太子卿卿我我。”

满场喧哗。

小秀面色苍白如纸。

“马上退兵。我和你回去。”

轩辕墨弘说道。“小秀。不能和他回去。”

小秀对着墨弘嫣然一笑。“墨弘。曾今的战1争我见到过。墨弘不要伤害天下人。答应我。好吗?此生小秀能得到你的爱。小秀已然满足。”

小秀对着天下人大声说道。“我小秀触犯禁忌。爱上太子。这份爱天理不容。是小秀一人的过错。是小秀在暗中一直在勾1引太子。一切都是小秀一个人所为。逸轩将军说的不错。小秀恬不知耻。勾1引太子。才会让逸轩将军冲冠一怒为红颜。一切都是小秀的错。小秀是千古罪人。”

小秀眸中绝望的看着了墨弘。她此生能得到墨弘的爱。足已、

“我是个坏女人。”小秀倏然从城池上飘落。

这一突发状况。太过突然。众人懵懂。不知是谁从空中射出箭矢。直射中了小秀的心脏。

轩辕凌蒂眸子惊愕。司徒雪茹震惊。司徒雪茹口中念动巫蛊之术咒语。瞬间将小秀冰封。小秀的身子缓缓朝下跌落。艳丽的血水不断弥漫开来。轩辕墨弘与小秀最近。轩辕墨弘飞身下去。

逸轩从马背上飞上去。试图接住小秀。

时间好似静止在这一刻。

时间静的很可怕。

耳畔好似都是嗡嗡声、

奈何墨弘和逸轩还是晚了一步。

小秀重重的摔在地上。近乎还要弹起。周遭的冰瞬间碎裂开来。

浓郁的血从她口中喷出。墨弘凄厉的大喊。“小秀!!!”

逸轩嘶吼。“小秀!!!!”

奈何伊人再无气息。就那般香消玉殒。

逸轩重重的跪在地上。仰天长啸。“小秀!!!”

“是谁射的箭?是谁?是谁?”墨弘面容扭曲。

轩辕墨弘重重推开逸轩。“是你害死小秀的?是你逼死小秀?是你的兵将小秀给杀死。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逸轩眸中绝望。“小秀!!!”

轩辕墨弘将小秀给抱起。步履蹒跚的朝前走去。

漫天飞雪凄楚弥漫开来。

墨弘沙哑的说道。“小秀。小秀。”

她的血水却怎么都止不住。越流越多。墨弘眸子通红。“小秀。你就这般离开我了。小秀。你知道我有多爱你?”

司徒雪茹看着那个环抱着小秀。不断远去的背影。司徒雪茹心口剧痛。墨弘。命中有此一劫。小秀和轩辕枫不一样。她虽然竭力护住她的心脉。可是她从那般高的城池上摔下。墨弘与逸轩均晚了一步。小秀还是没有被救下。小秀也懂些巫蛊之术。是她存心求死。

司徒雪茹不解,为何她身边的冰会瞬间碎裂。莫非她身上带了硫磺粉?

司徒雪茹眸中雾气泛滥。

小秀。小秀。司徒雪茹心痛的厉害。

飞飞华丽的分割线

三年过去。小秀公主成就了周国公主的疯癫名声。犯了禁忌。为爱而死。仍旧是周国谈论的禁忌。

逸轩终年守护在边疆之地。再也没有返京。此生再无娶妻。

轩辕墨弘轻抚小秀曾今送给他的衣衫。一针一线。都是她做的。

轩辕墨弘眸子复杂。灼灼。“小秀。你当日就是一心求死。故意在身上带了硫磺粉。连母后都无法救下你。小秀。你永远活在我的心里。是你。成就了现在的我。为我洗白了名声。为逸轩洗白。小秀。你这样的女子为何会死?”

轩辕墨弘墨玉般的眸中凝上泪痕。滚烫的泪珠滑落。

这个冰冷的皇宫里。再也看不到小秀了。再也听不到小秀的笑声。

轩辕墨弘的心。也瞬间冰封。

他是冷血太子殿下。冰冷无情。不怒不笑。就好似一个冰块一般。太子妃萧晴雨多年未孕。世人都不知晓。太子妃萧晴雨仍旧是处子之身。可是她宁愿默默陪伴着太子殿下。一直陪伴。直到死。他的深情深深感动了她。

宛心公主被发配边疆,终日受苦。昔日的那支箭。就是她买通人射下的。

逸轩终日都在惩罚她。她能看到丰神俊朗的他。却永远都得不到。虽然是公主。却好似生活在冰冷的湖底一般。无人问津。即便有。也是他冰冷的嘲讽。还有那无休止的鞭笞。

是缘还是孽?

只是留下一曲哀伤情诗,让后人评说罢了。

飞飞文文终于结束了。么么哒。感激亲们一路的支持。么么哒哈--37124+d019--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