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宇小说网!!!
新宇小说网
首页 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女频频道 临时书架

《金屋藏猪》 第145章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王妍儿听着杨得意的话忙着问:“是什么事情?”“姑娘还是跟着我快点走吧,可是有好事呢。”杨得意笑的意味深长,她忽然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忙着站起来对着杨得意深深的一揖:“以后还请内侍多多关照。”杨得意忙着一闪身嘴里越发的客气了:“姑娘这个可使不得,现在是在外面,陛下的意思还是要低调些。等着以后姑娘飞黄腾达了可别忘记了老奴就是了。还是赶紧走吧,公子的心情不错,可别叫公子久等了。”

“多谢内侍提点。我记住了。”王妍儿对着杨得意甜甜一笑,眼睛眨巴眨巴的。“难怪陛下喜欢姑娘,,和姑娘说个好消息,你们家的管事已经走了,他不回来找姑娘的麻烦了。只是你的姐姐还没消息呢。听说她的脑子有点问题,怪可怜的,一个女孩子家家,肯定是走失了。”杨得意碎碎念着带着王妍儿向着刘彻这边过来。

进了屋子,王妍儿一眼看见的刘彻临窗眺望的背影脸上顿时飞起红霞,默默地低下头去。世上的男子都喜欢温柔和顺的女子,她心里默念着以前教导她姑姑说的话,静悄悄的站在刘彻身后,杨得意倒是很会揣摩人心,他对着王妍儿做个叫她留下来的手势就悄悄地退出去了。刘彻虽然背着身,但是身后发生的一切他心里明镜似得,本来在昨天晚上床第之间问的话,因为韩说不能开口只能由他亲自来问了。“你好大的胆子,见到朕就连着膝盖也不肯弯一下吗?”刘彻说着转过身正看见王妍儿低垂粉颈,在羞涩的拧着衣带。

望着好像是水中含羞芙蕖一般的女孩子,一般男人肯定会心里一软顿时神魂飘荡起来。只是刘彻早就是个阅尽繁华的人,他眼里只剩下了嘲讽和冷淡。尽管内心不屑,可是他的语气却带满是柔情。王妍儿听着刘彻的话,心里一阵踏实伴随丝丝狂喜席上心头。她终于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陛下恕罪,臣女冒犯陛下威严,惶恐不安。王妍儿刚要屈膝,手上却被一双温暖的手给紧紧拉住。手背上敏感的肌肤被带着微微粗糙感的大拇指自有若无的拂过,一串电火花就直接击中了王妍儿的心脏。她整个人一软,娇弱无力的靠在刘彻身上。

刘彻眉头紧皱,不动声色躲开了王妍儿纠缠。“你放心吧,你们家的管事已经走了,朕倒是好奇的很,不知道他回了长安怎么和你父亲交代。本想着你父亲为官勤谨,又养出来你这样乖巧的女儿,想着回了长安要给他升官。可是转念一想,他竟然糊涂到这个份上,连下人也不能约束。他还是回去好好地整顿下家务事再来做官吧。你这几天在屋子里闷坏了,也可以出去走走了。”刘彻伸手捏捏王妍儿的脸蛋,不动声色观察这她的神色变化。

王妍儿听着刘彻对她父亲王仲不满,并没表现的很吃惊和担心,她只是淡淡的笑着:“臣女的父亲是读书读的迂腐了,他虽然才学不错,可是不懂官场上的变通,走一个小小的县丞已经是极限了。陛下若是再委以重任,反而叫臣女的父亲不能胜任,反而辜负了陛下的美意。其实臣女一向是不喜欢出去,能在陛下身边陪伴也是臣女的福气。”王妍儿提起来马哥父亲王仲脸上没一点的变化,反而是在说个不相干的人。刘彻看她的表情,已经肯定了王庆儿没说假话,她们姐妹根本不是王仲的亲生女儿。

“你叫自己什么?”刘彻忽然捏着王妍儿的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王妍儿对上刘彻幽深的眼珠子,脸上一红,她用用贝壳般的小白牙咬着嘴唇,含羞带怯望望刘彻小声的说:“臣女不敢妄想,能够服侍陛下已经是我三生有幸了。”

“你倒是个懂事听话的,朕一向是喜欢懂事识大体的嫔妃,你跟着朕回长安去可好。没想到王仲那么个迂腐的读书人竟然生出来你这么个脱俗清新的解语花。”刘彻两辈子除了哄过阿娇开心剩下,再也没哄过那个女人了。可是今天对着王妍儿,刘彻的甜言蜜语说起来倒是一串一串的。

屋子里面一会就传来女孩子的娇笑和轻声细语说话的声音,杨得意守在外面,眼睛半睁不睁,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听着有脚步声传来他猛地睁开眼,正见着韩说急匆匆的赶过来。杨得意忙着拦住韩说,看看屋子里面,韩说是个聪明人,扫一眼门口放着一双精致的丝绸鞋子就王妍儿在里面呢。他竖着耳朵听着里面的生意,里面却传来一阵轻柔旖旎的歌声,韩说没想到一路上处处以大家闺秀面目示人的王妍儿竟然能唱出来这样勾人心的歌声,不由得对着杨得意投去个惊讶的眼神。

杨得意却是司空见惯,他只说微微一笑,压低声音对韩说道:“老奴在宫中时间长了,后宫里面除了陛下全是女子,老奴这些年见过的女人比男人多多了。其实有的时候女人更会演戏。韩侍郎,你也没想到她竟然深藏不露如此吧。说起来她可是你的枕边人啊。”眼看着杨得意要拿着昨天晚上的事情打趣自己,韩说顿时尴尬起来,浑身像是长了虱子似得扭捏起来:“杨常侍别拿着我开心了,那都是奉命行事罢了。”说着里面说话的声音变低了。一会只见王妍儿垂着头出来。

韩说为了避免尴尬,也是为了怕王妍儿起疑心赶紧躲在一边,杨得意笑着对着王妍儿说:“姑娘还在原来的地方委屈几天,若是陛下召见我自会去通报给姑娘。姑娘要是出门和我说一声就是了。”

王妍儿对着杨得意客客气气拱拱手:“常侍客气了,只是我的胭脂用完了,还有些女孩子的东西,我想要去街上走走。”

杨得意忙着答应下来:“这个好办,我立刻叫人去办。这个地方镇子上也没什么好东西,不如我叫人去前边更大的镇子上看看,或者去淮南城看看?”

“不用,女孩子家的东西怎么好叫别人知道,我一向不挑拣的,只去镇子上随便个铺子买一点就好了。”王妍儿做出不好意思的样子,杨得意立刻会意,叫人预备车送她出去了。

“她走了?”刘彻疾风的看着窗子外面一辆离开驿站的马车,这个王妍儿还真是会演戏,她刚在自己跟前做出来大家闺秀不肯轻易行动的矜持,一转眼就离开了驿站。“是,已经安排好了人跟着她。看样子她是急着去和王章接头的。娘娘,接到了消息,陛下明天就能赶来和娘娘见面了。”韩说忙着呈上一封信,刘彻听着阿娇要过来顿时皱紧眉头,一把拿过来阿娇的信一目十行的看起来。

“她来做什么,没的给人添乱!”刘彻不满的嘀咕一声,虽然嘴上抱怨可是还是小心翼翼把信放在身上了。

对着皇后娘娘嘴硬杨得意和韩说都装着没看见。等着晚上跟着王妍儿的人来回报说她只是在街上转了转,并没和任何人说话。除了她在一个叫易水商行的店铺里面买点点胭脂什么女孩子用的东西罢了。

刘彻听着回报很失望摆摆手叫回报的人下去,杨得意看着皇后的脸色试探着说:“皇后娘娘还是早点休息吧。”刘彻望着摇曳的灯光无奈的叹息一声:“罢了,休息吧。”他不想阿娇来以身涉险,只是听着阿娇要来的消息他的内心竟然有那么一丝期待了。可能是这一辈子他们一直在一起,很少分开的缘故吧。

刘彻只觉得身后帐子被掀开了,有个人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后背,下意识把手放在枕头下面,想去摸到防身的匕首。可是一声熟悉叹息传进耳朵,刘彻猛地坐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黑暗中的人:“娇娇,你怎么来了!”

下一秒刘彻被抱进熟悉的怀里,熟悉的触感,熟悉的温度和熟悉的味道一下子把刘彻给保紧紧包裹住了。他没想到阿娇竟然提前以前赶来,脸颊紧贴着锦缎的外袍那上面还带着深夜特有寒冷的气息,阿娇紧紧地抱着刘彻,她这几天马不停蹄连夜赶路就是为了早点见到刘彻。在刚才她看着刘彻的背影,还以为是在做梦,现在紧紧地抱着刘彻,身体接触才能叫他确定刘彻真的没事。

“彻儿,我想你了!”阿娇一张嘴带着委屈对着刘彻撒娇。算起来他们竟然一个月没见了,彼此心中的思念之情被阿娇的一句话给挑起来,刘彻反手抱着阿娇,使劲的想把她揉进身体里面。“彻儿——”阿娇刚想提醒刘彻别太激动小心肚子里面的孩子,她的嘴就被狠狠地堵上了。

在唇齿相接的瞬间两个人的理智都不复存在了,他们恨不得把彼此吞下肚,刘彻紧紧地抱着阿娇,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沙漠里面行走的旅者,快要被干渴折磨致死的时候忽然发现了甘泉。以前他从来没感觉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思念是什么滋味。可是从长安离开的这段时间,刘彻内心深处深深地体会到了思念甘苦。原来思念就像是心脏最柔嫩的地方被裹上细细的丝线,在你不经意的时候那些细细的丝线猛地一扯,心里就会疼一下。

可是在平常,思念不是很深的时候,对阿娇的想念就像是一层温暖的被子,把心团团包裹起来,一个人举得孤单冷清的时候,以前的种种就能带来无限的温暖。给他信心,一切都会过去,阿娇还在等着他呢。等着两个人气喘吁吁的分开,阿娇握着刘彻的脸,想在月光下看清他脸上每个细节。

“还算不错,杨得意倒是很会服侍人。你路上很辛苦吧。”阿娇拿着被子裹紧了刘彻按着他在床上。

“那里是你担心我的身体了,全是韩说给你密报上说我的事情吧!”刘彻酸溜溜的用拳头敲床板,阿娇连日赶路来淮南看他,刘彻心里自然是甜滋滋的,就像是有人拿着鹅毛在不轻不重的搔到心上的痒处,可惜在舒服之后,他泛起酸来了。阿娇那里是担心自己呢,她是惦记着孩子还差不多。

刘彻是在对自己抱怨还是撒娇么?阿娇稍微愣一下,她在黑夜中虽然看不清楚刘彻此时脸上的表情,可是嘴角上的笑意却越来越明显了。“我担心你的身体和担心孩子有什么矛盾么?韩说倒是忠心耿耿,他做的没错,等着回了长安我还要奖赏他呢。”阿娇伏身在刘彻耳边:“你能留下这个孩子我很感谢你。”

“你们女人真的很麻烦,我以前还没觉得什么,现在出来还真是深有体会了。不过你要怎么补偿我!”刘彻没想到阿娇会忽然放低身段向他道谢,稍微愣了一下,就拉着阿娇躺在身边,装着满不在乎的样子。刘彻的心里忽然想起来以前他竟然一点没觉得女人在生育上会很辛苦的,即便是在他和阿娇交换身份,他也体验了怀孕和生产的辛苦之后,刘彻也还认为女人生孩子天经地义,本该如此。可是刚才阿娇那句话里面诚恳的感谢之意叫刘彻竟然心里一暖。他的辛苦阿娇是明白的。

阿娇躺在刘彻身边斜眼看看闭上眼装着已经睡着的刘彻,嘴角泛起个微笑:“死鸭子嘴硬,别以为屋子里面黑暗我就没看清楚你的表情。”阿娇在心里念叨一声,拉了被子也就闭上眼了。

第二天早上韩说见着忽然出现的皇帝被狠狠地惊吓了:“陛陛下,臣恭请陛下圣安!”韩说进了屋子正想和李广商议着要怎么赴淮南王的鸿门宴的事情,没成想一眼就看见了正危襟正坐的皇帝陛下。韩说顿时睁大眼睛,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起来吧!你怎么没精打采的,朕是妖怪么还能吃了你!也不知道你是怎么读书的,以前沉稳气度都没有,以后怎么能委以重任呢!”看着韩说一脸悲催小受样,阿娇忍不住责备起来韩说了。

“陛下,臣是太思念陛下了,以至于失态,还请陛下责罚。”韩说先是傻傻的盯着言谈自若的皇帝一会,确认自己没眼花也不是产生了幻觉,韩说顿时膝盖一软,给阿娇给跪了,呜呜呜,陛下来了,我再也不用被皇后娘娘欺负了。韩说心里的小人抱着皇帝的大腿开始哭诉了。阿娇瞥一眼韩说喜极而泣,见到救星的样子,就知道韩说这个倒霉鬼在刘彻的手下没少受委屈,她眼角余光正看见李广的脸上也带上心有戚戚焉的表情。看起来“皇后娘娘”的人缘不怎么样啊。

“起来吧,少在朕跟前作这副赖皮样子。你和韩嫣是亲兄弟,怎么兄弟两个相差这么多!你也该学学自己的兄长,他能临危不乱,设伏几乎全歼了匈奴的主力,你倒是和个纨绔子弟一般,还没遇见事情就先哭起来了。”听着皇帝的话李广也收敛起来同情之色,把想告状的话给硬生生的咽回去了。韩说和陛下的关系比自己可是亲近的多了,还没说一句半句皇后的不是就被陛下连消带打的给打趴下了,自己何必要在陛下面前自讨没趣。

韩说听着陛下提起来哥哥,也就忘记了跟皇帝诉苦的茬,他抬起头眨巴着眼看着阿娇。阿娇想着韩嫣此次大获全胜,不由得得意洋洋的说:“匈奴人在你们离开长安不久就大举进攻,他们一开始趁着我军不备竟然突破关隘到了上党。不过韩嫣和众将调度得当,他们诱敌深入,趁着黄河解冻,把匈奴人围困在一处山谷里面。一场歼灭战打下来,匈奴的主力部队被全歼了。只是匈奴的大单于被逃脱了!”想着跑了对方的首领,阿娇有些遗憾。

韩说自然是高兴的,自己哥哥又立战功,两战就基本扫平匈奴,自己虽然跟着皇后娘娘来淮南,错失了立功的机会。可是他们兄弟两个本来就是一体的。谁脸上有光就是全家脸上有光。“臣恭喜陛下,这样陛下能安枕无忧了。以后匈奴不足为虑了!”韩说立刻嘴上甜腻的给阿娇唱赞歌。

李广在边上听着皇帝和韩说的话有点不是滋味了,他和匈奴打了一辈子,胜败算起来勉强相当,现在胡子都花白了,还是个五百户的小侯爵。可是看看韩嫣和皇帝手下亲自简拔起来当初上林苑的陛下私人卫队,里面不少的人都已经赶上自己了。真是时运不济啊,李广颇有些心灰意懒,比起来皇帝和韩说兴奋之情,他却是和满屋子的欢喜气氛显得格格不入。

阿娇早就察觉出来李广有点失落,心里忍不住想有道是李广难封,一半是他时运不济,一半也是他自身的原因。李广这个人忠心是有的,作战勇敢,半生在和匈奴作战。得了飞将军的称号。奈何他是个刻板的人,打仗只是一味凭着勇气却不知道琢磨里面的门道加上李广立功心切,在得失上看的太重了。

“刘安是有反叛的迹象么?”阿娇忽然转向李广,问起来刘安的动向。“是,刘安前几日送来了请帖请臣和韩说去他宫里赴宴。按着皇后娘娘的吩咐,臣和韩说预备着声东击西,臣带着兵阻断了淮南王宫和外面的联系,韩说带人去赴宴,麻痹刘安的警惕心。”李广把刘彻的假话汇报给皇帝听。

阿娇又仔细问了这几天淮南王宫那边的动向,她沉吟一下:“既然朕已经到了淮南岂能不去看看此地的主人?李广带兵埋伏在王宫外面,听见里面的信号就进攻。韩说你跟着朕去看看刘安的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听着皇帝要以身犯险,李广和韩说都竭力阻拦。

谁知阿娇却是心有成竹:“韩嫣带着大军就要赶来增援,朕是天子,行事不愧天地,怎么能怕谋反的小人。李广,你一心想要建功立业,好机会就在眼前,你却要退怯么?”

听着皇帝是有备而来,韩说和李广也不说了。尤其是李广被皇帝说中了心事,他慷慨激昂的表示自己一定按着皇帝的部署,全歼刘安的叛军。

阿娇和李广和韩说商议着晚上的行动计划,刘彻倒是闲了,她不想见王妍儿那张脸,干脆去看卫青了。经过魏苏的调理医治卫青的病情好转,见着刘彻忽然出现,卫青不由得睁大眼睛,差点从床上滚下来。

“听说你在战场上老练沉稳,怎么也有失态的时候。”刘彻还没见过卫青这副见鬼的吃惊表情,即便是上一世,他提出来要卫子夫做皇后的时候卫青也没什么惊讶的表情。或者那个时候卫青觉得他姐姐做皇后是迟早的事情吧。

卫青本来因为生病变得苍白的脸色腾地一下红了,他期期艾艾的说:“皇后娘娘千金之体,岂能轻易离开长安。卫青何德何能敢劳烦皇后娘娘亲自来看望。”卫青自从前几天从高烧里面醒过来,听见皇后亲自来淮南看他,简直要被吓死了。皇后娘娘来看一个外臣,若是传扬出去指不定会有什么谣言。陛下该怎么想,怎么看他卫青呢。今天看见皇后真的站在眼前,卫青简直要找个地方钻进去再也不要出来。皇后亲自看望那里是荣耀根本是祸害啊!

看着诚惶诚恐的卫青,刘彻忽然有点失落,他是对皇帝忠心呢还是对刘彻忠心呢?原来现实和想象存在着不小的差距啊。

“你也不用诚惶诚恐,是陛下亲自来看望你。本宫只是在长安城闲着无聊随着陛下出来走走罢了。”刘彻立刻给自己找回面子,他先和卫青撇清关系。

听着是陛下来了,卫青稍微松口气,他很给谦卑的感谢皇后亲自看望,忙不跌的请皇后回去,不要被自己传染了气。刘彻看着卫青卑微的姿态顿时没了和他说话的心情:“罢了,我闲着只是顺利来看看你。”刘彻的话音未落,忽然外面响起一阵喧哗,隐约之间还夹杂着刀剑相击叮当声。

“皇后娘娘不好了,一群匪徒,他们要杀进来!”杨得意脸色难看的进来报告消息,饶是他在未央宫见多了大风大浪,可是面对着杀人土匪还是乱了分寸。淮南王提前动手了?刘彻心里一紧,抓着杨得意逼问:“是淮南王手下的士兵?”

“不像是淮南王手下的士兵,他们长得和我们不一样,虽然穿着老百姓的衣裳可是身材长相和我们都不一样,好像是匈奴人!”杨得意拉着刘彻要逃,那群人武功高强,尽管侍卫们都是羽林卫和建章营的精锐,但是交手起来却不是他们的对手。

随着一声巨响,院子的大门轰然倒塌,一个人用生硬的汉话叫着:“杀了卫青,抓住汉朝的皇后!”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